吳青萍:鐵四局印象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16 次 更新時間:2019-05-10 16:58:32

吳青萍  

  

   時間都到哪去啦?!剛一退閑下來,就不時憶起才參加工作那會的單位——鐵道部第四工程局(新運處)的往事。有好事者專門建群來增加老同事老戰友老鐵友的感情聯絡,我便收索那40多年前的故往花絮記下,以享各位同好。

  

   1、戀家的孩子們

  

   我們岳陽這一波青工(普工)是于1975年11月初在長沙集中后前往石門的,全部約有十多人。大家剛剛從那勞累的下放山鄉招工上來,心里確實有著某種期待。但是因都很少離開過岳陽,所以一下子離鄉背井遠赴那傳聞山高地僻的石門縣,心里不免都充斥著一些惆悵之情??贍蓯莧绱搜掛值鈉沼跋?,那位年齡最小的張正望(石門75年分手后,至今再沒碰面,聽聞在岳陽縣榮家灣)便嚶嚶的啜泣了起來一一也許正是這種情緒始終伴隨著我們這群故土鄉音的伙伴吧,不到幾年后,大部分人都走上了努力調回岳陽工作的征途。以后我也思索過,為何古人們常有那種“青山處處埋忠骨”之情懷,而我們這一波年輕人卻那么留戀家鄉呢?難道是經歷文革和下放等顛簸不適生涯后的一種向往安逸的情緒反彈么。

  

   2、“大老粗”與武漢女工群

  

   我們到石門后,只住了一晚,便集體分到了澧縣金羅車站。到金羅的第二天很早,就聽見凄歷的哨聲響起。那四川(貴州)的老工人召集我們去挖洋鎬。清楚地記得那位四川老工長黝黑的面龐,言語顯拙,其代表性的自我介紹就是反復說"我是大老粗哦"(因此,我們青工中就有滑稽者故意若有其事地當面問詢那位老工長說:“某班長,您到底有好粗啊”,引得我們一干小伙子哈哈大笑起來),但其做起事來卻滿身是勁。當我們頂著凜冽的北風,來到砸洋鎬的工地時,只見一群武漢的女工們一一皇甫欣、吳麗、汪敏……早就在工地上唱著打夯歌在打夯了。嘿,當時確實感覺她們真有點精神勁頭呢,不錯喲!

  

   3、悶罐車·文藝晚會

  

   在金羅車站,我們十多人住在一截鐵皮悶罐車箱里。鐵門只要一開關,就轟隆隆地感覺整個車房都在顫動。工余時間則是打打藍球,或者三三兩兩邀伙去附近的大堰垱鎮子上趕集。工友們也有喜歡哼唱歌子的。當時覺得方登科的"山南處處盛開大寨花,塞北高原牧業興旺牛羊壯(張振富鞏連鳳的經典)”唱得不錯。那晚,金羅車站站房內舉行青工娛樂晚會。武漢的皇甫欣歌子唱得滿好,有點像郭蘭英。于是,我們反復要求方登科也唱一首,他似乎拗不過才勉強哼唱了他這拿手歌,但在當時場景下,聲音顯小氣了。倒是付華山、周炳林、李小波、鄒望年、彭永華等岳陽伢崽合唱的"啊,朋友再見",帶著憋在喉嚨里的男重音,又散漫的站位著,還暗合節拍自由擺動了身體,倒另生起一番游擊隊戰士野性般的風味呢。

  

   4、軌道車與皇甫欣

  

   后來,我們出工都是坐著軌道車上下班的。記得一次,可能是要趕時間,大家擁擁擠擠地剛好站上車,車子就倏的開出了。軌道車后拉著的車架既沒車箱遮攔,又沒扶手倚靠。所以,車停的時候可能過急了點,就將皇甫欣一下摔倒了下來。現在想起來,如果她運氣差的話,就有可能摔在滿是鐵鎬、鐵撬棍的雜物地上,便難免受傷。好在她當時點子真高,剛好對著蹲坐的我倒來,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趕緊用雙手將她接撐個正著。雖然她不好意思地沒說什么,但從其眼底里還是有著謝意的。唉,真沒想到她那么早(僅40歲)就過世了。

  

   5、“老子切你的氣!”

  

   在金羅工作了大約兩個多月,便是1976年的春節。我們大約六七個岳陽伢崽結伴從枝城坐船回家過年。晚上登船,大約半夜到沙市。輪航要??咳齠嘈∈痹僮?。我們便上岸到沙市市區看看。四、五點鐘又趕來上船。因人多,上船的跳板又特別長,那碼頭上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說話粗聲粗氣兇巴巴的,其脖子嘴巴上還像那《紅巖》電影里的特務那祥敷著一白底黑格的大圍巾。他看到我們中間有位小個子站在隊伍外面,便惡狠狠地喝令他到后面去排隊。這時張秀成陡地站了出來,以惡制惡地用老岳陽話訓斥他:"你叫什么叫!老子切你的氣?。⒛闥狄補?。那兇神惡煞還好服狗婆(張秀成)呢,馬上噤聲不語,站了一下便悻悻而去。

  

   6、率性讀書

  

   在岳陽家里過完年回到金羅,我與志華、志軍等就被調到了石門鋪架段一隊。在這里的工作確實輕閑,經常出去就是貓個地方看書休息,下班時間一到便回來。工資收入卻不低。每月都有野外補貼、星期天加班補貼等,共計差不多70元。這比起地方上許多工作經年只拿30多元月薪者是翻了番啦!記得那時的讀書,找到什么就看什么,魯迅的雜文印象最深,他的各個雜文集我也幾乎都買齊了。有些實在看不懂的也硬著頭皮啃過,如列寧的《哲學筆記》,我翻讀之后一直設留什么印象。也許潛意識里留下了愛思想的人格生長導向吧。

  

   7、志華的乖和我的莽

  

   在鋪架一隊的差不多年把時間和志華在一起最多。一起靠鋪睡;一起逛石門街;一起到電影院,劇院,圖書館和一些單位看電影看戲看書看電視;一起去宵夜;一起去澧水河里游泳……嘿,那次連下了幾天暴雨,太陽剛出來,天氣又悶熱了。我和志華趕緊來到澧水岸邊準備游泳。只見平日里清澈見底涓涓流淌的河水猛的狂暴急沖翻滾了起來,水色也呈現出那種令人不安的醬紫樣子。志華似乎比我乖些,他只是站在岸邊淺處捋起河水拍打著胸脯。我當時卻確莽撞,仗著水性好便照常徑直地下水向河中游去。只感覺水流好急好快,沒等我過多體會反映,一股急流就猛的把我卷進了主河道里向下游射去,只見志華和岸上的人與物像快車一樣離我急馳而去。我心里有了一絲恐慌,但理智隨即又占了上風。我想,不能直接破開急流往岸邊游,而要隨流而下,逐步向岸邊靠游才行。于是隨流隨游,大約沖出了四五里路,才慢慢靠踩到淺水區的石頭上了岸。我清楚記得當時岸上圍觀者對著我們的那種詫異不解目光。

  

   8、夏夜歌聲·小嚴憧憬的目光

  

   1976年。石門縣城的夏夜。微風習習,萬籟俱寂。我們來自全國若干城市的數十青工們經常喜歡坐在高高的石門火車站軌排垛上,望著寥廓的星空而閑扯而歌唱。我那時唱歌可能進入變音期后沒注意好嗓子?;?,雖然一直唱得較準,吐詞清晰,但到高音時便唱不上去了。志華至今也記得還為此有過切磋:《白毛女》中“歡歡喜喜過個年”中的“過”與“個”的發音要區別好。一次,突然那邊軌排垛上傳來了“深夜花園里,四處靜悄悄……”,我們趕緊圍了攏去。原來,聽著有點觸景生情,還帶些美聲的男高音是武漢的小嚴(顏?)發出的。確實還唱得可以喲。一曲唱畢,大家給贊。閑聊中,只見小嚴閃閃瞳仁中透著一種憧憬和向往的說,大家知道我們處這大幾百上千的青工里,哪位女青工最漂亮嗎?是處機關辦公室的小段(段春),岳陽的。他這一說,眾青工眼中均有星光閃爍了。段春我知道,原來同住在岳陽人委會大院里,見過面,但未講過話(77年我調處工會電影隊后交往便多了)。她身材頎長,確實很出眾的(82年調回岳陽市政協現退休享副市級待遇,愛人是市衛生防疫站負責人)。小嚴大約是79年結的婚,對象是岳陽平江的陳小妹。

  

   9、偶遇異見·吟詩作對

  

   在軌排一隊雖只年把時間,可記可憶的故事卻有不少。那時候,我因毛筆字寫的較好,又喜歡讀書,便經常抽在隊部辦宣傳欄。一次,在照例出刊贊頌毛主席的文字時,便有北京來的老工人對我有了欲言又止的奇怪神態,他似乎有什么另外的意見看法。我不便去追問——直到后來9月份毛去世后,他寫了一首詩在宣傳欄上刊出,其中一句“慶公不死,魯難未已”使我至今記憶猶新。那時對其有點不同感,現在想,他說的也有他的道理。只是全面結合古今中外的情況看其理性并不強碩罷了。我在出刊組稿中還有件軼事需記。平江伢子李以文(他一直扎根鐵四局,后任新運處長)擬了一首七律,中言“萬眾歡呼鶯歌燕(舞)”,我見這是引用毛主席詩詞《重上井岡山》“到處鶯歌燕舞”的句子,便建議要完整點好些。但他說只用三字也行,我也只好作罷。那時我還自學掌握了古體詩詞的平仄、對仗、音韻、節律等要求。感到我們學過漢語拼音的文字愛好者于此并不大難?;購莧賢饗賾詮攀柿私獾憔托脅灰黃涫克枷氳墓鄣?。記得毛主席逝世后我隊辦的宣傳欄,我填了一首《水調歌頭·悼懷領袖》,開言道“噩耗悲天地,哀曲慟神州……”以致意。后來還寫過一些楹對。

  

   10、電影隊·計鐵永

  

   77年初工作又有調動,到了處電影隊擔任放映員。去彼后,努力想把電影放映工作搞活點,于是乎,布置宣傳欄,自繪幻燈片等,有所好評。但整個的講,電影隊的活頭不多,也不是我的愛好。加之心里一直想著調回岳陽,原來處里不同意單調——必須找到岳陽愿來鐵四局的工作人員對調才行。我好不容易找到岳陽機瓦廠的一位,但看他在泥土工作線上的操作那么簡單粗俗就又猶疑了下來。放電影工作時最深的場景有兩點。一是每每下到站場放映均深受歡迎,他們總是煮了一碗的荷包蛋或面條或酒水等來作我們的宵夜。二是雪夜里,我們載著放映機的吉普車在上下盤旋的山路上疾馳,望著黑黢黢的夜空和通亮的車燈光柱里,紛飛的雪花真像萬箭穿來,煞有一份凄美、一份深邃、一份遙想,耐人尋味。電影隊的小計(計鐵永,武漢的,53年生人,大約78年從一隊調來電影隊)與我常有交談有感情。他的口頭禪是“這世道!”有點疾世憤俗的味。79年,處工會安排我倆去安徽寧國組織處乒乓球比賽,一路上,逛上海、游蘇州、賞無錫,照了不少旅游相。那時的列車速度慢,乘客多得擠爆,我們一路近20個小時根本沒睡好。抵寧國后的那晚,從七八點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天亮,好爽,我記憶中似乎從未這么好好睡過呀!在寧國乒乓球比賽中,我們打出了海報和做好了賽場安排等,一切均還妥帖。翌年我便調回了岳陽。和小計也再無晤面。大約在2015年,我聽說他后來也調回武漢,在武鋼工作,便特地打了武鋼電話總機詢問。未果。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往事追憶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232.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www.lrcyqx.com.cn)。

2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