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恩斯:紀念艾爾弗雷德·馬歇爾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82 次 更新時間:2019-05-21 08:33:12

進入專題: 馬歇爾  

​凱恩斯  

  

   [編者按:這是一位著名經濟學大師為另一位影響深遠的經濟學大師所做的傳記。梅納德·凱恩斯(1883--1946)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宏觀經濟學開山鼻祖,其驚世之作《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1936)主張國家采用擴張性的經濟政策,通過增加需求促進經濟增長,被冠以“凱恩斯主義”;艾爾弗雷德·馬歇爾(1842--1924)以《經濟學原理》著稱。當我初次讀這本書的時候,常常被他那通俗易懂、平易近人的文風和縝密的哲理所折服。正象他自己說得,這本書寫得“使每一個商人都能讀懂”(當然我們還應該感謝中文版的翻譯者)。我真得希望每個喜愛經濟學的人,在讀完這篇文章后,能夠輕松閱讀馬歇爾的《經濟學原理》和凱恩斯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不過,后者就不那么輕松了。如果您讀完哲人的書之后,一定會產生同我一樣的感受:當我們苦思冥想現實中的某個問題而百思不得其解時,翻開《經濟學原理》,噢!先哲早就解決了??磧幸?,還是讓我們拜讀原著罷!)

  

   一、

  

   艾爾弗雷德·馬歇爾于1842年7月26日出生在克拉彭。他的父親威廉·馬歇爾是英格蘭銀行的出納員,母親名叫麗貝卡·奧立弗。馬歇爾家族是西部的一個牧師世家。馬歇爾的曾曾祖父威廉·馬歇爾牧師在17世紀末成為康沃爾郡薩爾塔什地區的教區牧師。他是一個因力大無窮而被蒙上傳奇色彩的人物。在德文郡做牧師的時候,據說他曾經用雙手扭彎馬掌,驚得當地的鐵匠大呼小叫,以為是撞見了魔鬼。馬歇爾的曾祖父約翰·馬歇爾牧師是??巳賾鋟ㄑ5男3?,他的妻子名叫瑪麗·霍特里,是查爾斯·霍特里牧師的女兒,??巳靨熘鶻談苯壇ず吞熘鶻探掏懦稍?,她還是伊頓中學校長的姑母。

  

   他的父親,那位英格蘭銀行的出納員,是個作風古板的人,他意志堅定,富于洞察力,生就一副最虔誠的福音派教徒的脾氣。他的脖子很細,下額突出而長有硬須。他曾用一種自創的盎格魯-薩克斯語言寫了一首頌揚福音教派的敘事詩,這首詩在一些小圈子里贏得了贊許。他在自己的92年生命里,一直保持著專橫的性格。他發揮這種專橫天性的最方便的對象就是他的家庭,而他妻子自然而然成為第一個犧牲品。實際上他抱有的這種觀念是針對全體女性的,直到年事已高時,他還撰寫了一篇短論,名叫“男性的權利與女性的義務”。遺傳的力量是強大的,馬歇爾也沒有完全擺脫他父親的影子。他對婦女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傲慢之情,這與他對自己妻子的深情與欽佩相互沖突,也與他所處的環境相沖突,因為他與婦女的教育與解放事業緊密相關。

  

   二、

  

   馬歇爾9歲的時候,父親覺察到自己孩子的天賦,于是他懇求銀行的一位董事保舉艾爾弗雷德進了莫肯泰勒學院。父親對兒子既慈愛又嚴厲,在這一點上他秉承了詹姆斯·穆勒。他常常陪孩子做功課,學習希伯來語,直至深夜11點。艾爾弗雷德不堪重負,他總是說,是路易莎姑媽救了他的命。他與姑媽在道利什附近度過漫長的暑假,姑媽送給他小船、獵槍和小馬,讓他任意游玩,這樣,到假期結束將要回家的時候,他已經黝黑健壯。他們當時的班長E.C.德默說,在學校的時候,他身材瘦小,臉色蒼白,衣衫不整,神色委頓,被人叫作“蠟燭”。并且他不愛玩耍,經常琢磨棋藝,不喜歡交朋友。

  

   1861年,馬歇爾在成為第三名導生之后,他被授予了牛津圣約翰學院的獎學金,這使他能夠在3年后獲得這里的研究員資格,也使他享有了獲得皇家學院伊頓獎學金以及新學院溫徹斯特獎學金的永久性資格。這是父親為他設計的走向福音派教職的第一步,但這并不是艾爾弗雷德的目標,因為那將意味著夜以繼日地苦讀古典文學。在他痛苦的回憶中,暴君般的父親總逼迫他挑燈夜戰,攻讀希伯來文,同時又禁止他進入令人心醉的數學迷宮。對于數學書,父親連看都不愿意看一眼,艾爾弗雷德只好把一本波茲編的幾何學藏在口袋中,在從家到學校來回的路上邊走邊看。他每讀完一個定理,就在頭腦中沉思,還不時地停下來,用腳尖在地上比比劃劃。莫肯泰勒中學六年級的課程中就包括了微積分,這激發了他的天性。數學教師艾里說:“他有數學天賦?!倍園ダ椎呂此?,數學就意味著解放。他父親對數學一竅不通,這對他是一件大感慶幸的事。不!他不會在牛津埋沒在那死氣沉沉的語言之下,他要逃跑——他要逃到劍橋,即使是做一名雜役,他也要探求幾何的奧秘,窺測無窮的寰宇。

  

   就在這時候,一位好心的叔叔出現了,他答應借給他一小筆錢,從而為他打開了通往數學和劍橋的大門(因為他的父親生活拮據,在他放棄牛津的獎學金之后,父親就無法繼續資助他了)——在他獲得學位不久,利用教學掙得的錢和每年從劍橋圣約翰學院領取的40英鎊帕金獎學金,他償還了這筆借款。而40年后,這位叔叔又留給他250英鎊的遺產,使他對美國的訪問得以成行。艾爾弗雷德經常談到這位叔叔的發家史:查理斯·馬歇爾在金礦大發現的時候來到澳大利亞謀生并安頓下來,但他身上秉承的家族怪癖使他具有一種間接的生財之道。他繼續經營牧場,而令左鄰右舍們高興的是,他不雇傭那些身體正常的人,而只雇傭那些或跛、或盲,或身有其他殘疾的人。淘金熱達到頂峰的時候,也給他帶來了回報,所有的壯勞力都移居到了金礦區,他成了能繼續經營的唯一的人。幾年之后,他行囊鼓鼓地回到英格蘭,并馬上對自己聰明而又任性的侄子發生了興趣。

  

   1917年,馬歇爾對他在當時及其后的工作方法做了如下描述:“我想,大約17歲的時候,我的生活開始了一個新紀元。那是在攝政街,我看到一個工人很隨便地站在一個櫥窗前,他的神情十分專注,我于是便駐足觀看。原來他是要用白顏色在玻璃上寫下一些簡短的字句來說明商店的經營宗旨。為了使字體美觀,他只能一下一下地著筆,所以總是興奮一兩秒鐘之后就停下來歇上幾分鐘。如果他為了節省這幾分鐘而一氣呵成的話,那他的雇主所遭受的損失可能就不止是付給他全天的工資了。這一切引發了我的一系列想法,并最終決定決不在頭腦不清醒的時候繼續思考,而是間或休息一下,徹底地放松。在劍橋,當我完全能夠自制的時候,我就決心決不連續攻讀數學一刻鐘以上而不休息。我總是在手邊準備一些輕松的文學作品,利用中間的休息,我就不止一遍地通讀了莎士比亞的幾乎所有作品以及博斯韋爾的《約翰遜傳》、埃斯庫羅斯的《阿伽門農》(這是我能輕松閱讀的唯一一部希臘戲劇),還有盧克萊修的大部詩作,等等。當然,我也常常因數學而興奮起來,半個小時或更長時間里不休息,但這說明我的頭腦是高度集中的,而這于身體并無害處?!?

  

   短時間內能夠全神貫注,而時間稍長就無法集中思想,這是馬歇爾終生的特點。對于稍微繁重一些的工作,他很少能一氣呵成。他還深受記憶力不強之苦,甚至在本科的時候,記憶數學課本上的內容就如同解答難題一樣讓他大費腦筋。童年時期,他還有很強的算術能力,但后來就不行了。

  

   在劍橋的圣約翰學院,艾爾弗雷德·馬歇爾實現了自己的抱負。1865年,當時雷利勛爵正是該校的高年級學生,就在這一年,馬歇爾榮獲了數學學位考試第二名,并馬上被選為研究員。他打算獻身于分子物理學的研究。有一段時間,他在自己非常尊敬的珀西瓦爾指導下,在克利夫頓擔任數學教師,這樣他就能夠自己養活自己了(還還清了查理斯叔叔的借款)。不久之后,他又回到劍橋,短期擔任數學榮譽學位考試的輔導。就這樣,他說:“數學,使我償還了欠款。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了?!?

  

   馬歇爾在克利夫頓的主要收獲是與H.G.戴金斯成了朋友,戴金斯是在1862年克利夫頓學院建院時來擔任院長助理的。通過戴金斯,馬歇爾又與J.R.莫茲利結識了。與他們二人的友誼使馬歇爾得以進入到以亨利·西奇威克為核心的一個知識界的小圈子。在此之前,馬歇爾與當時的知名人士之間尚無交往,而在他回到劍橋之后,他就成了“格羅特俱樂部”這個小型非正式的討論會的成員。

  

   格羅特俱樂部的成名,源于約翰·格羅特牧師在特朗平頓住所的餐后討論會。格羅特牧師自1855年至1866年逝世時為止一直擔任倫理學的奈特布里奇教授。創始成員中,除格羅特之外,還有亨利·西奇威克、奧爾迪斯·賴特、J.B.梅厄和約翰·維恩等人?;始已г旱腏.R.莫茲利和圣約翰學院的J.B.皮爾遜稍后入會。馬歇爾這樣記述了他與這個討論會的關系:“我在1867年被吸收入會的時候,當時會中的活躍分子是F.D.莫里斯教授(他是格羅特的繼任者),西奇威克、維恩、J.R.莫茲利和J.B.皮爾遜……在1867或1868年之后,討論會曾經冷清了一段時間,但W.K.克利福德和J.F.莫爾頓的到來又給俱樂部帶來了新的活力。后來的一兩年中,西奇威克、莫茲利、克利福德、莫爾頓和我都是俱樂部的積極分子,每次活動都按時參加??死5潞湍俚筆倍哉苧Щ顧歡?,因此討論的前半個小時他們都緘默不語,而只是凝神靜聽其他人,尤其是西奇威克的發言。這之后,他們就開始滔滔不絕地暢所欲言。在我所聽到的精彩的討論中,如果讓我原原本本地記述哪一次,我一定會選擇主要由西奇威克和克利福德侃侃而談的兩三個夜晚。另外還有一次格羅特俱樂部聚會之前的茶間談話,我當時雖然沒能及時記錄下來(我想大概是在1868年),但這也是一次值得懷念的場景。當時發言的只有莫里斯和西奇威克,西奇威克盡情地逗引莫里斯,使莫里斯回顧了30、40乃至50年代的英國社會政治生活。莫里斯神采飛揚,滿室由此而生輝,他與西奇威克之間一唱一和,有問有答。結束之時,我們其他人紛紛向莫里斯致謝,感謝他帶給我們一個如此美妙的夜晚……”

  

   就在這個時候,在這種環境的影響下,他的精神歷程發生了一次?;?,這一點他后來常常談到。他研究物理學的計劃(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因為對知識的哲學基礎,尤其是對神學陡然生起的濃厚興趣而中止了”。

  

   馬歇爾在劍橋讀本科的時候,雖然他喜愛數學勝過古典文學,但這并沒有妨礙他堅持自己的宗教信仰。他仍希望得到教會的任命,有時還熱情祈望能到異國他鄉去傳教。他終生都是個傳教士,但在一場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他的宗教信仰消褪了。在他的余生里,他成了一名當時所稱的不可知論者。關于他當時與西奇威克之間的關系,他這樣說道(1900年11月26日在三一分會紀念西奇威克的集會上):“雖然名義上我不是他的學生,但在倫理學領域,我的確是他的學生,而且是那些寄宿學生中年齡最大的一個,是他塑造了我??梢運?,他是我精神上的父母。在困惑的時候,我向他尋求幫助,在痛苦的時候,我向他尋求撫慰,而我從未掃興而歸。與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是不尋常的分分秒秒,它們使我重獲生機。我所經歷的磨難與疑慮可能與他早年的開拓歷程有相似之處,但他的學識更淵博,洞察更深遠。也許,在那些需要向他致以謝意的人中,我是最應該感恩戴德的一個?!?

  

馬歇爾開始他的劍橋歷程的時候,我想,如果以歷史學家的觀點來看,正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時刻,因為這時,基督教教義正在從英國或者至少是從劍橋的哲學世界中退卻。1863年,24歲的西奇威克同意以遵守“三十九條”為享有研究員資格的條件,并正在致力于閱讀希伯來文的《申命記》和準備講授《使徒行傳》。而當時對青年知識分子影響最大的穆勒,在1865年出版《漢密爾頓哲學探討》前,從未寫過任何明確背離教義的東西。在此前后,(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馬歇爾  

本文責編: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先生之風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387.html
文章來源:新浪網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