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鋒:近期學界關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研究綜述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966 次 更新時間:2019-05-28 09:22:02

進入專題: 中國政治   中國崛起   國際形勢  

朱鋒  

  

一、興起中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研究


   目前,國內的《世界知識》《現代國際關系》《亞太安全與海洋研究》等學術期刊,《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學習時報》等主流報刊,人民網、環球網、中新網、中國日報(China Daily)、中美聚焦(China-US Focus)等網絡媒體已有相對豐富的“大變局”主題的學術論文、評論以及解讀,作者包括張蘊嶺、王緝思、蔡拓、朱鋒、高祖貴、阮宗澤、楊光斌、趙可金、陸克文(Kevin Rudd)等一批國內外學者。著作方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出版了重大研究課題報告《百年大變局——國際經濟格局新變化》(兩冊)。此外,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以及《探索與爭鳴》雜志分別主辦了專題研討,邀請了國內多位知名專家各抒己見。相關研究不僅涵蓋了對于“大變局”豐富內涵的解讀,還包含了大變局下中國如何參與制度設計、提供新型全球治理方案等方面的內容。總體來看,對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研究方才興起,未來將會有更多國內外學者的研究成果跟進。

  

   縱觀國內學者對“大變局”的認識和分析,主要的觀點和看法可以概括為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國家間加速權力再分配的國際權力結構的“大變局”。國內文章7普遍認為,世界多極化發展使得國際力量對比更趨平衡,呈現了“東升西降”“新升老降”的趨勢,西方國家出現了嚴重的國內矛盾和?;?。當今世界主要力量呈現為“一超六強”,其分別屬于三個層級:第一層級仍是美國,第二層級包括中國、歐盟、俄羅斯,第三層級為“脫歐”后的英國、日本、印度。發展中國家尤其是新興市場國家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中國的表現尤其驚艷,2014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按照PPP值(平均購買力)計算超過了美國,這是自1870年以來美國經濟總量首次被其他大國超越。中國在IMF改革受阻的背景下成立了亞投行,削弱了美國主導的IMF、世界銀行等組織的作用,“一帶一路”倡議使中國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密切程度顯著提高,對于西方的保守派來說,一個如此強大的中國是不可接受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在其2018年12月發表的《未來國際經濟格局變化和中國戰略選擇》課題報告中預測,到2035年發展中國家的GDP將超過發達經濟體,在全球經濟和投資中的比重接近60%,全球經濟增長的重心將從歐美轉移到亞洲,并外溢到其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

  

   第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世界戰略格局正在出現重大調整進程中的全球秩序“大變局”。國內的分析高度一致地認為,后冷戰時代的國際秩序正在出現“碎片化”的特點。美國在顯著減少自己作為“世界警察”的海外干涉行動,其內政和外交出現了明顯的“內視化”趨勢;歐盟面臨英國脫歐的重大挑戰,歐盟未來的存在被前所未有地打上了問號。與此同時,因為身份認同產生了偏差,西方國家的民粹主義浪潮興起,呼吁大幅度削減中東和北非難民、主張維護西方民族國家利益的右翼勢力迅速壯大。美國和歐洲的“白人民族主義”勢力日趨活躍。有學者認為財富權力的轉移導致了西方國家目前面臨的矛盾。二戰以來,美歐等西方國家竭力倡導的以自由、平等和人權為保障的世界政治秩序正在超越傳統的東西方之間的對峙和抗爭,有可能演變成為以宗教、種族和傳統為基礎的全球社會性對抗。這一趨勢一旦確立,不僅西方在二戰后主導的自由國際主義將面臨崩潰,應對各種國際挑戰所創建的已有國際規則、制度、機制也將進一步調整和變化。國際關系正在進入一個以再全球化、再意識形態化、再國家化為特點的新的周期。

  

   第三,“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經濟全球化、政治多極化和國際力量多元化過去30年來引發的全球治理結構的“大變局”。經濟全球化促進了商品流通、人員與資本流動,形成了囊括越來越多國家的產業鏈。經濟全球化也是一把“雙刃?!?,“反全球化”的趨勢反映了全球化給不同國家內部的利益訴求帶來了重大沖擊;與此同時,廣大的發展中國家的自我意識增強,第三世界的國內求變進程加速,國際關系的全球化、多極化和多元化的主張和聲音不斷加強。世界需要在完善經濟全球化、降低全球化負面影響的同時,容納多級政治生態和多元政治勢力,全球治理體系面臨空前的挑戰。陸克文認為中國非常清楚當前大部分多邊體系的功能失調、全球治理體制的改革并非偶然,它反映了中國希望在多邊機構中承擔越來越多的責任,以便將其重新定位在與中國“核心國家利益”更加一致的方向上。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國家積極倡導通過補充、修改和變革措施,完善現有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機制,而不是推翻舊秩序。但面對西方國家在各種國際治理機制中的強勢地位,這一變革進程依然充滿了不確定性。

  

   第四,新一輪科技革命加速重塑世界,正在帶來人類經濟活動、生活方式和國家間競爭形態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科技革新的推動下,人類正在走向第四次工業革命。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蓄勢待發,其主要特點是:多種重大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科技成果轉化速度明顯加快,產業組織形式和產業鏈條更具壟斷性。世界主要國家都加大了以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為代表的新興技術的投資研發。世界科技格局正在經歷南北國家大變遷,1990年97.1%的專利由北方國家申請,到2015年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專利申請國,占世界總量比重達到46.8%,帶動整個南方國家在專利申請量占世界總量比重上超過北方國家。中國已經在無人機、互聯網、云計算、生物醫藥、分享經濟等方面取得了領先世界的成果。然而,中國在某些領域還存在嚴重的短板,例如,在原發性創新以及核心技術等方面。美國對中國科技發展極其敏感,對中國的技術發展進行全力封鎖,例如,華為和中興作為中國科技企業走出去的代表,在技術創新成熟的情況下,屢屢遭到部分國家的抵制,但對于蘋果公司的后臺監控使用“雙重標準”??萍寄芰σ丫晌飭懇桓齬易酆鮮盜Φ鬧匾副?,更上升為大國競爭的主戰場。

  

二、“大變局”下中國如何抓住機遇


   世界形勢變化的基本內容主要涉及秩序、發展與社會等方面:秩序,主要包括國家之間的力量對比和相互關系、地區與國際機制等;發展,主要是指經濟增長、技術進步以及推動增長與進步的機制;社會,主要是指人口、社會制度、社會結構、社會思想的變遷等。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圍繞中國如何抓住戰略機遇期,國內學者從中國的制度優勢、戰略策略、全球治理、外交政策等方面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和看法。在制度優勢方面,楊光斌提出在“大變局”背景下對中國自身制度需要有進一步認識,中國的制度優勢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權威、民主、法治的統一,二是中國在體制吸納力、制度整合力和政策執行力三個維度具有強大的國家治理能力,他認為如何處理好財富權力和政治權力之間的張力是中國黨和政府未來相當長時間內需要面對和解決的難題。胡鞍鋼認為,中國在大變局中為世界提供了八個方面的機遇,分別是市場、旅客數量、科技與品牌創新、綠色能源消費合作、對外投資、對外發展援助、中國的全球治理方案以及和平外交,中國在未來面臨國內主要矛盾轉化、國際不穩定不確定性因素突出的挑戰時,能夠利用獨特的制度優勢,充分利用戰略機遇期。

  

   在戰略策略方面,劉貞曄提出了三方面戰略:第一,保持戰略定力,堅定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根基和決心,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犯方向性錯誤;第二,繼續堅持改革開放,學習和吸收借鑒先進經驗,堅持和平、發展與合作的外交路線,是改革開放的寶貴成功經驗,我們必須堅持多邊主義和互利共贏的外交合作道路;第三,積極推動中國的新一輪工業化進程,必須抓住與廣大發展中國家共同推進傳統制造業工業化的巨大歷史機遇。王義桅認為,戰略機遇期的主要矛盾是中國內部不斷進行的改革與開放進程(謀勢而上)同動能日漸衰落的全球化進程(順勢而為),次要矛盾是中國尋求建立新型國家關系的意愿與美國維護霸權地位的戰略競爭態度,中國應該在新技術研發和產業應用上彎道超車,必須深化改革開放,充分發揮中國的市場優勢。杜慶昊認為,中國應該堅持穩中求進,保持戰略定力,推動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堅持底線思維,補齊發展短板,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堅持改革開放,開拓發展空間,在謀取自身發展中促進各國共同發展。

  

   在全球治理方面,劉雪蓮認為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提高的主體性動力主要源于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就,以及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國家發展總體目標的追求;制度性動力來源于中國在全球治理的制度化建設中從“參與者”向“引領者”的轉變有利于制度性公共產品的?;?;國家治理動力來源于國家能力的提升和大國責任;理念動力來源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趙可金認為,中國在大變局中有三個角色,一是堅決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的存量鞏固角色,二是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公正合理方向發展的增量改革角色,三是倡導普遍的全球共同價值觀體系的智慧創新角色。蔡拓則認為,大變局的癥結在于非理性,中國需要堅定不移推進全球化、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理性對待中美關系的新變化、深化改革開放和國家治理。蔡翠紅認為,網絡空間崛起是全球大變局的重要驅動力,網絡空間是政治多極化的重要因素、社會信息化的根本原因,全球大變局時代的網絡空間治理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和變革可能性,中國應該充分利用自身市場基礎、技術創新、治理理念以及話語權等多方面的優勢推動網絡空間治理的創新。

  

   在外交政策方面,魏玲從體系秩序、國際制度以及理念規范的視角出發,提出如何找到并實現中國在國際體系中的正當定位、如何實現中國與國際體系的共同演進,是“百年大變局”中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陳向陽認為外交思想是中國應對“大變局”的方略,兩個關鍵點是在“奮發有為”的同時仍需“韜光養晦”、維護并延長“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同時強化風險預判與風險管理。中國領導人在2019年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所作的政府報告中強調了當今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提出應變的五點“中國方略”: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堅定維護“多邊主義和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的改革完善,堅定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加強與主要大國溝通對話與協調合作,深化同周邊國家關系,拓展與發展中國家互利合作;積極為妥善應對全球性挑戰和解決地區熱點問題,提供更多的中國方案;愿與各國攜手合作、“同舟共濟”,為促進世界持久和平與共同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在具體處理與大國間關系方面,武心波認為,我們應該深入研究在此大變局下出現的“特朗普革命”的意義所在,對日本的兩面性要有深刻的認識和充分的心理準備,關注日本與中國爭奪世界領導權,防止日本再次企圖用軍事手段解決國際糾紛。陳永龍認為,中美關系是一對不可或缺的伙伴關系,管控分歧是漫漫旅途中的家常便飯,合作共贏是雙方的不二選擇,世界秩序的積極演化將由中美關系的健康發展引導。賈慶國認為,中美貿易摩擦促使中方加緊拓展和其他國家的經貿關系,比如與歐洲、日本、澳大利亞建立更密切的聯系,(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國政治   中國崛起   國際形勢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中國政治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501.html
文章來源:《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9年第7期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