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云竹:中美軍事關系:從準同盟到競爭對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665 次 更新時間:2019-05-30 13:50:06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姚云竹  

  

   〔內容提要〕40年前,地緣戰略考慮和軍事需求曾經是中美恢復外交關系的重要考量。建交后,兩國優先發展各項軍事合作,包括高層互訪、專業對口交流和軍事技術合作。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中國國內的政治風波和兩極國際格局的終結,導致兩國關系下滑。其后,兩軍關系時走時停,始終缺少實質性內容。中美軍事利益的沖突集中反映在臺灣、美國軍事同盟針對中國的舉措、雙方軍事力量態勢的互動,以及新興技術發展中的軍事博弈。但是,中美在應對非傳統安全威脅方面有越來越多的共同利益,在地區和全球多邊機制中有不斷增加的合作。未來發展中美軍事關系,應注意以管理分歧和防止?;饗弒3炙吖叵滴榷?,以推動共同利益為主軸進行多邊機制中的合作,以增信釋疑為出發點緩解中國與美國軍事同盟之間的對立。特別是在當前中美關系趨冷之際,發展軍事關系的首要任務,是強化?;蕓鼗?,防止最壞情況的發生。

  

   關鍵詞:中美關系 軍事關系建交后 軍事交流與合作 競爭對手

  

   1978年12月16日(華盛頓時間12月15日),中美兩國同時發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關于建立外交關系的聯合公報》,宣布兩國于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外交關系。2019年,中美建交已經40周年。當我們回首中美兩國軍事關系的歷史時,不能忘記40年前,驅動兩國恢復外交關系的重要原始動力,是共同的地緣戰略考慮和一致的軍事需求。中美建交后,軍事領域曾經是兩國政府高度關注、并致力于優先進行合作的領域。

  

   隨著冷戰的結束,隨著美國亞太同盟體制的強化及其亞太前沿兵力部署態勢的提升,隨著中國軍事戰略目標的多元化和軍事力量的海外拓展,雙方在軍事領域的利益碰撞面呈現出日益擴大的趨勢。20世紀90年代中期,中美軍事利益的沖突集中在涉臺問題上。而進入21世紀后,軍事利益的沖突逐漸擴展到東亞其他地區。這突出反映了兩國之間存在著潛在的地緣戰略競爭關系,預示著兩國在東亞陸海銜接地帶發生軍事?;姆縵詹歡仙?。針對這一情況,中美都有預防和管理軍事?;那苛以竿?,并進行了實際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同時,雙方也越來越認識到,在東亞以外的地區,在全球軍事與安全事務中,中美存在著廣泛的共同利益,在多邊框架中進行軍事合作的機會也日益增加。

  

一、中美軍事關系的歷史與現狀


   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初,美國深陷越南戰爭的泥潭,國內民眾反戰呼聲日益高漲,與蘇聯進行綜合國力競爭的信心亦有所下降。而中國在深陷“文化大革命”浩劫的同時,還要面對兩個超級大國的嚴重安全威脅。中美在重要的歷史時刻,都認識到共同抵御蘇聯和維護亞太安全穩定,符合兩國的共同戰略利益。1972年,中美雙方基于地緣戰略的考慮恢復了交往,軍事合作是早期交往中頗具實質意義的內容。例如,1976年中國軍方曾邀請一些美國專家來華走訪和座談,提供詳細的軍事咨詢。1977年美國家安全顧問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訪華時,隨行人員中有負責空間與防御科學的副顧問本杰明·休伯曼(Benjamin Huberman),與中方的會談包括了軍事合作的內容。同年,美國總統科學技術顧問弗蘭克·普雷斯(Frank Press)率領科技代表團訪華時,隨行人員中也有非常敏感的軍事科技部門的代表,如宇航項目的負責人。但是,在這一時期,美國還沒有制定與中國進行軍事合作的計劃,而中國強烈反對美國與臺灣保持聯盟關系,在臺灣駐扎軍隊和向臺灣提供武器裝備,中美的軍事合作只能是初步的和試探性的。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后,軍事關系得到優先發展。1979年美國參眾兩院代表團分別訪華,討論了中國購買美國軍事技術、美艦訪華、情報合作等問題。1980年兩國國防部長實現了互訪,開啟了其后十年積極和務實的軍事合作。1983年9月,美國防部長溫伯格(Caspar W. Weinberger)訪華,雙方確定了以高層互訪、專業對口交流和軍事技術合作為主要內容的交流框架。1981至1989年,中國派出包括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海、空軍司令員等九個高級別代表團訪美;美國則派出包括國防部長、副部長、助理國防部長、參聯會主席、太平洋總部司令、軍種參謀長等15個高級別代表團訪華。高層互訪深化了對抗共同敵人的戰略共識,為軍事關系奠定了友好發展的基調。兩軍之間的對口交流活動也頻繁進行,包括軍事院校交流、訓練觀摩、條令理論研討、軍艦互訪、軍事設施參觀等。對口交流促進了兩軍各層級的互相了解與信任,促進了操作層面的合作。然而,軍事合作的最大亮點是在軍事技術領域:美國國會不斷放寬對中國出口軍品的限制,給予了中國相當于非北約盟國的友國待遇,中美就軍品采購、軍事技術合作、技術轉讓等達成了一系列協議,包括“黑鷹”運輸直升機、反潛魚雷,戰術防空雷達通信器材等軍事裝備的采購,殲-8戰斗機電子設備的改造等。整個20世紀80年代,軍事關系的發展具有起點高、進展快、內容實的特點,是兩國關系中最有活力的部分。

  

   中美軍事合作的蜜月期在1989年的“政治風波”后戛然而止,隨后出現的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抽走了中美軍事合作的基礎。雙方的軍事交流全部停止,未完成的軍事技術合作項目被終止,美國還帶領西方國家對中國長期實施技術封鎖和武器禁運。2005年,當歐盟討論解除對華武器禁運時,美國通過一輪緊鑼密鼓的外交活動,強力阻止了歐盟對華解禁的行動。

  

   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中美軍事關系不僅無法達到20世紀80年代的水平,而且成為雙邊關系中最脆弱、最波動、也是最缺少實質內容的關系。如果中美總體關系可以用“時高時低”來形容,軍事關系則只能用“時走時?!崩疵枋?。中美兩軍關系時斷時續,有不少時候完全處于停止交往的狀態。造成關系停擺的大多數事件涉及臺灣,如1992年9月布什政府向臺灣出售150架F-16戰斗機,1995和1996年兩次臺海?;?,2008年底小布什總統、2010年和2011年奧巴馬總統的對臺軍售決定等。同時,突發事件也曾導致兩軍較長時間停止交往,典型的有1999年5月美國轟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2001年4月美國EP-3偵察機與中國殲-8戰斗機在南海相撞等事件。其次,美軍不斷加大對中國進行抵近??照觳斕牧Χ?,不但嚴重破壞軍事互信,還大大提升了擦槍走火的概率。除2001年撞機事件外,還有2009年美海軍的“無瑕號”(Impeccable)、2010年的“勝利號”、2013年的“考彭斯”號,以及2018年“迪凱特”號(Decatur)等與中方執法船和軍艦對峙的事件。此外。美國國會通過相關法律限制美軍與解放軍進行交流,如《200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00)要求國防部審查與中國軍隊的交往情況并評估利弊,就中國軍事力量的發展提交年度報告,禁止中美兩軍在12個領域進行交流等。這些法律為兩軍交流合作設定了明確的底線,即任何交往都不能提升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作戰能力,從而大大限制了兩軍交流的深度和廣度。

  

   當軍事關系的持續低落影響到中美總體關系發展時,如何建立新型兩軍關系就成為中美元首峰會中討論的重要議題。2013年中美元首在安納伯格莊園會晤時,習近平主席提出兩軍應當積極構建與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相適應的新型軍事關系。2014年中美兩國元首在北京會晤時,也曾積極評價兩軍交流取得的重要進展。2015年中美兩國元首在華盛頓會晤時再次重申了要促進持續性及實質性對話與溝通,進一步推動中美軍事關系的發展。此后,在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的三次正式會晤中,雙方也都強調了建立良好軍事關系的重要性。

  

   進入21世紀第二個十年后,中美軍事關系逐漸趨于穩定。這主要表現在:盡管中美在臺灣、東海、南海和其他問題上有嚴重分歧,并時有?;⑸?,但雙方始終保持了軍事關系的持續性和穩定性,極少出現軍事交往全部停頓的情況。兩國防務部門和軍隊之間的機制化對話平臺,如戰略安全對話(2017年后升級為外交與安全對話)、國防部工作會晤(Defense Policy Coordination Talk, DPCT)、國防部防務磋商(Defense Consultation Talks, DCT)、海上軍事安全磋商等穩定運行,并新增加了戰略規劃部門、軍種和聯合參謀部之間的對話,交流機制日益健全。

  

   雙方都認識到預防沖突和避免對抗符合共同的利益,并于2014年11月在構建?;し籃凸芾砘品矯嬡〉昧酥卮蠼埂┦鵒恕豆賾誚⒅卮缶灤卸嗷ネūㄐ湃未朧┗頻牧陸獗竿肌泛汀豆賾諍?障嚶靄踩形莢虻牧陸獗竿肌?。2015年兩國國防部又為兩個備忘錄新增了“軍事?;ūā焙汀翱罩邢嚶靄踩形莢頡鋇母郊?,并同意就其他附件進行磋商。

  

   兩軍之間的務實交流涵蓋了軍事教育、學術研究、軍事醫學、檔案合作、海上搜救、搶險救災、反海盜、維和行動等內容,并在非傳統安全領域努力探索新的合作形式,每年規劃的交流項目多達數十項。

  

   此外,中美軍隊開始在“東盟防長擴大會”、聯合國授權的亞丁灣護航、運送敘利亞化學武器、抗擊北非“埃博拉”病毒等任務中進行合作,顯示了雙方超越雙邊的利益沖突,在亞太和全球為共同利益進行軍事合作的潛力。

  

   2017年12月以來,中美關系發生了重大的變化。特朗普政府發布了一系列戰略與安全文件,其高官也不斷發表講話,將中國明確定義為最大戰略競爭對手和潛在敵手,美國的對華政策轉向了全面強硬。2018年3月,美國政府開始以對抗姿態處理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使貿易摩擦很快上升為貿易戰。貿易戰不僅愈演愈烈,而且很快超出了單純的貿易問題,擴展到市場開放、企業政策、技術轉讓、金融政策、知識產權?;さ染霉叵檔姆椒矯婷?,并進一步向地緣戰略、政治制度、意識形態、軍事安全、社會文化和人文交流等領域擴大。

  

   對華強硬的政策趨勢也反映在軍事關系中。美國防部先是以中國在南海進行軍事化為名,取消了對中國海軍參加2018年“環太平洋演習”的邀請。其后又針對中國軍隊從俄羅斯采購武器裝備,宣布制裁解放軍軍委裝備發展部及該部部長。美軍還把更多的戰略能力部署到中國周邊,加強了聯合軍事演習對中國的指向性,強化了在南海的“自由航行行動”,以更加強勢的姿態挑釁中國的領土主權主張,壓制中國軍隊的影響力,安撫地區盟國和伙伴國的焦慮情緒。

  

盡管如此,兩軍領導人仍然保持了正常的互訪活動——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于2018年6月正式訪華,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也于2018年11月正式訪問美國并出席第二輪中美外交與安全對話。該對話的聯合聲明確定了雙方將就建立兩軍《?;し攔低ǹ蚣堋繁3止低?,這是繼2014年《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和《??障嚶靄踩形莢頡妨礁霰竿己?,中美軍隊致力于加強溝通、降低風險和避免沖突的又一個重要努力。(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528.html
文章來源:《美國研究》2019年第2期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