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夫:試論國民黨抗日游擊戰場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03 次 更新時間:2019-05-30 16:10:00

進入專題: 游擊戰   抗日戰爭  

韓信夫  

  

   八年抗戰,既有正面戰場,也有游擊戰場。通常的說法是:國民黨軍隊只在正面戰場作戰,而共產黨則在敵后開展游擊戰場。其實,這種說法并不完全符合事實。實際情況是:國民黨軍隊既在正面戰場作戰,也在敵后進行游擊戰爭,國民黨對日作戰,既包括正面戰場,也包括敵后游擊戰場。本文擬對所接觸的若干材料,對國民黨游擊戰場進行初步探索。

  

一、游擊戰的決策


   抗戰初期,我國軍隊在正面戰場上接連進行了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徐州會戰和武漢會戰,先后投入兵力127個軍,死傷人數達10萬。戰爭之激烈,在中國是空前的,在世界也是罕見的。這幾次會戰顯示了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抗戰意志和決心,粉碎了日本帝國主義“速戰速決”、“三個月亡華”的狂妄野心,鼓舞了全國軍民的士氣,奠定了持久戰取得最后勝利的局面。但由于敵強我弱力量對比懸殊,除平型關、臺兒莊、萬家嶺等局部戰役之外,正面戰場其他各次戰役都失敗了。

  

   敵軍隨著占領區域的擴大,由于兵力有限,只能占領少數城市及鐵路沿線,大片淪陷區無法控制。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開赴敵后,進行游擊戰爭,建立了抗日根據地,開辟了廣大的敵后游擊戰場,這無疑對堅持抗戰的國民黨人是一種鼓舞的力量及效法的榜樣。國民黨軍事決策當局也提出了在正面戰場應以正規戰同游擊戰相結合,在淪陷區開展游擊戰爭,擾襲敵人的方針。

  

   國民黨在敵后開展游擊戰爭的決策,是在1937年冬天在武漢舉行的軍事會議上確定的。當時出席會議的軍委會副總參謀長白崇禧曾作了如下的回憶:

  

   民國二十七年[1],國府遷都武漢,曾召開軍事委員會議,研討對敵戰法,于戰略上國軍采取消耗持久戰,于戰術上,我曾于大會中提議應采游擊戰與正規戰配合,加強敵后游擊戰,擴大面的占領,爭取淪陷區民眾,擾襲敵人,使敵局促于點線之占領。同時,打擊偽組織,由軍事戰發展為政治戰、經濟戰,再逐漸變為全面戰、總體戰,以收‘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取時間’之效……[2]。

  

   白崇禧的建議,獲得了蔣介石的采納,隨郎通令各戰區加強游擊戰。[3]

  

   1938年11月25日,蔣介石在南京軍事會議上提出:“政治重于軍事,游擊戰重于正規戰,變敵后方為其前方,用三分之一力量于敵后”[4],并下令各戰區劃分若干游擊區,指派部隊擔任游擊,于次年春變更戰斗序列,增設冀察戰區,魯蘇戰區。這兩個游擊戰區合共兵力占抗戰總兵力的五分之一。另外,第一、第二、第三、第九各戰區,經常各派10余個師進行游擊,兵力也占抗戰總兵力的五分之一。

  

   南岳軍事會議還決定舉辦游擊干部訓練班,以湯恩伯為訓練班主任,葉劍英為副主任,不久改由蔣介石兼主任,白崇禧、陳誠兼副主任,湯恩伯為教育長,葉劍英為副教育長。訓練班共舉辦3期,其中湯恩伯于1939年4月主持的一期訓練班,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學員達900余人[5]。根據南岳軍事會議的精神,軍事委員會制訂了抗戰第二期作戰之戰略指導方針:

  

   國軍連續發動有限度之攻勢與反擊,以牽制消耗敵人。策應敵后之游擊隊,加強敵后之控制與擾襲,化敵后方為前方,迫敵局限于點線,阻止其全面統制與物質掠奪,粉碎其以華制華、以戰養戰之企圖。同時抽調部隊輪流整訓,強化戰力,準備反攻。[6]

  

   南岳軍事會議后,游擊戰普遍開展。為適應游擊戰爭發展之需要,加強對游擊戰爭戰略之指導,1939年10月,以白崇禧為部長的軍訓部,根據作戰最高指導方針,編成《游擊戰綱要》一書,分發各戰區及軍事學校作為開展游擊戰之教材?!陡僖飯燦?4篇389條及綱領9項,對于游擊隊之任務與作戰主旨,游擊隊之組成與領導,根據地之創設與擴展,游擊隊之政治工作與軍民關系,游擊隊之戰法與戰斗技術之訓練等等,均作了詳盡規定?!陡僖分賦觶骸壩位鞫癰蕕?,為機動戰之來源,持久戰之堡壘。其目的在使部隊能獲得適當之整頓與補充,俾爭取更天之勝利”[7]?!陡僖飯娑ㄓ位鞫癰蕕刂恢?,以在敵人后方為原則,選擇時應注意:“一、距政治中心較遠,不為敵注目之地區”;“二、有眾多同情之民眾”;“三、有進可以攻退可以守之良好地形(以山岳地帶最利,湖沼港汊地帶次之,平原以利用青紗帳起時為宜)”,“四、有充裕之物質資源”[8]。根據地分為“主根據地”、“副根據地”、“預備根據地”、“假根據地”4種,并另有“臨時根據地”以作游擊之支撐與逐漸擴展之準備?!陡僖芬蟾蕕賾位鞫幼櫓裰?,分別成立鋤奸隊、偵察隊、向導隊、傳遞隊、救護隊、擔架隊、宣傳隊、運輸隊、破壞隊、守望隊、縫補隊、少年先鋒隊、兒童隊、武裝自衛隊等,同時積極動員民眾,使其熱烈參加戰斗,發動全面戰爭?!陡僖返惱蕉菲?,規定“游擊隊之戰斗,主在敵軍后方行之;以運用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敵駐我擾,敵疲我攻,聲東擊西,避實就虛,乘敵不意,出奇制勝之妙訣,求達擾亂、破壞、牽制、消耗敵人之實力為目的。故攻堅、硬戰、死守等,告須力求避免”[9]。

  

二、游擊戰場概況


   1.第一戰區豫東游擊區[10]

  

   豫東游擊戰是馮玉祥發動的[11]。1937年11月,馮命身邊工作人員宋克賓、吳青旺、尹進等回家鄉豫東發動地方武裝抗日。12月,又派其警衛營長魏鳳樓(中將軍長)赴豫東抗戰。宋、吳以馮的舊部名義,在豫東建立抗日武裝,加入者甚眾,聲勢遍及商邱、虞城、夏邑等縣。1938年3月,程潛任宋克賓為第一戰區豫東民運指導員,在河南第二行政區商邱、虞城、永城、夏邑、寧陵、柘城、鹿邑、民權、杞縣、蘭封、考城等12縣活動。6月,程又委宋為河南第二行政區專員兼保安司令,掌握商邱一帶12縣軍政權。魏鳳樓到豫東后,在中共豫東地委幫助下,出任西華縣第一區區長,擁有四五百人的武裝。1938年5月,魏改任扶溝縣縣長??谷瘴渥胺⒄刮?個大隊和1個手槍隊,擁有人槍千余。在此時間,彭雪楓率新四軍游擊支隊來扶溝,魏風樓開歡迎大會,表示合作抗日,從而開創了國共兩黨在豫東共建游擊區合作抗戰的局面。1938年7月,尹進到武漢向馮玉祥報告豫東抗日情形。并會見了葉劍英。經葉介紹,尹離漢到西華見到了彭雪楓,雙方約定分別向黃泛區以東挺進。隨后,尹到鹿邑會見了宋克賓、魏鳳樓。此時宋擁有武裝1個大隊和3個總隊,共有人槍8千。1938年10月,彭雪楓率新四軍游擊支隊抵鹿邑,與宋、魏豫東游擊隊會合。鹿邑、商邱一帶抗日呈現一派生機。宋,魏將抗日武裝編為5個總隊,由馮部及新四軍干部分別充任總隊主任。彭經常派2個團的兵力到鹿邑外圍活動,消滅敵人零星據點,并幫助宋、魏整頓部隊,擴大抗日游擊區。魏也以扶溝縣長名義向新四軍供應給養,支待彭支隊。1939年,因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對,宋克賓被免職,魏鳳樓在豫東亦無立足之處,找到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被委為第一戰區游擊隊第一縱隊司令,在豫東與敵周旋,最后開赴晉南參加中條山之戰。

  

   2.第二戰區山西游擊區

  

   1937年11月,軍事委員會召開武漢軍事會議之際,適逢太原失守,經會議討論決定,軍事委員會命令山西境內各軍,以游擊戰與正規戰并用,確保山西根據地[12],旋又以重兵(37個師13個旅)駐守山西,并調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兼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率所部第十四集團軍進入山西,加強防守力量。

  

   1938年2月,閻錫山奉命策應津浦、平漢兩線之作戰,決定反攻太原。此時,日軍分途南下,謀略取晉南。其第一O八師團沿平漢線南下,由河南武安轉攻山西東陽關,直趨臨汾;第二十師團沿同蒲線南下,將第二戰區軍隊逼至晉南黃河沿岸。閻錫山決定以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兼前敵總指揮衛立煌負責反攻,閻本人由石口鎮、?縣進入呂梁山,向吉縣轉移。衛在霍縣指揮所部第十四集團軍在臨汾以北韓信嶺,與日軍激戰20天,呈膠著狀態。晉綏軍傅作義部在文水、川口、石口、?縣、午城等地抗擊日軍。3月初,衛部撤離臨汾,向中條山轉進,晉綏軍各部亦分別轉入太行山、呂梁山,開展全面游擊戰爭[13]。

  

   1938年12月,日軍2萬人分9路會攻吉縣。閻錫山親自指揮作戰,人民實戰空室清野,一面協助軍隊作戰,旬日之間,將敵擊潰。次年1月,閻在五龍宮召開高級將領會議,決定在二戰區普遍建立健全鞏固的游擊根據地[14]。

  

   1939年2月,日軍第一〇八師團2萬余人,分由離石、汾陽、交城、太原、忻縣、寧武會攻晉西北各地。二戰區第六十一軍陳長捷部于黑龍關圍殲敵軍,第十九軍王靖國部攻襲中陽、離石公路,切斷敵后交通,第九騎兵軍趙承綬部在離石、方山、岢嵐一帶,將敵誘至呂梁山北部,苦戰兼旬,斃敵2千余人,晉西北根據地得以保全[15]。

  

   1941年5月,日軍集結6個師團2個旅團兵力,發動中條山戰役(又稱中原會戰或晉南會戰),從東西北三面圍攻中條山,企圖摧毀第二戰區游擊區實力。中條山由衛立煌部駐守,該部挖山采石,構筑堅固的防御工事,從1939年春天起,共打退了日軍8次進攻,使敵軍一直不能渡過黃河。衛常講,中條山是中國的馬奇諾防線[16]。5月7日起,日軍3路進攻豫北之孟縣、濟原,對中條山大舉進犯。此時,衛立煌在四川峨嵋山聽訓,蔣介石派何應欽巡視第一戰區,在洛陽指揮中條山戰役。8日,日軍占領孟、濟兩縣及普南的垣曲,衛部轉移至封門口,10日晨,日軍攻陷封門口,11日大雨,日軍趁機攻占五福渡。12日,日軍封鎖黃河沿岸各渡口。蔣介石急電調衛立煌回洛陽,令其設法轉移潰散部隊,以加強黃河防務。衛抵洛陽后,立即命各軍以一部留中條山繼續抵抗,以主力轉向敵軍背后攻擊。13日開始突圍,18日至20日分別突圍至敵軍后方,至27日戰斗告一結束[17]。突圍出來的部隊轉至晉東、晉中山區繼續游擊[18]。

  

   1942年2月,日軍五六萬人,由鄉寧至孝義600余里之間,圍攻呂梁山根據地。4月8日,閻錫山在克難坡洪爐臺前舉行誓師大會,決心進行“民族革命根據地大保衛戰”,經過3個月奮戰,挫敗了日軍侵占晉西的計劃[19]。

  

1943年4月,日軍兩個師團兩個旅團5萬余人,向太行山根據地進攻。第二十四集團軍總司令龐炳勛指揮李振青第四十軍于林縣,孫殿英新五軍于臨洪鎮,劉進第二十七軍于陵川,分途還擊日軍,旋遭失敗,孫殿英、龐炳勛先后被俘投降,新五軍全軍覆沒。7月,日軍繼續進攻太行山,劉進接任第二十四集團軍總司令兼太行山區游擊總司令,率部于陵川方面游擊,損失過半,8月劉部南渡黃河,至是國民黨軍失去太行山根據地[20]。(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游擊戰   抗日戰爭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529.html
文章來源:《民國檔案》1990年第3期

1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