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智:重新思考“第三領域”:中國古今國家與社會的二元合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51 次 更新時間:2019-05-31 15:29:24

進入專題: 集權的簡約治理   基層組織   第三領域   行政包發制  

黃宗智 (進入專欄)  

  

   【內容提要】 本文重新考慮了筆者長期以來多篇文章所提出和多部著作所涉及的傳統和現代中國介于國家和社會之間的“第三領域”,闡明其與長期以來的“集權的簡約治理”傳統之間的關聯,并總結諸多治理和正義體系的正面和反面經驗實例來說明國家與社會之間二元合一的互動、互補和互塑。文章論析了第三領域從古代到近現代再到當代集體化時期以及改革時期的演變和其所展示的邏輯與機制。文章納入了與周黎安教授“行政發包制”理論的對話和討論。文章還試圖勾勒出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未來政法和政經體系圖景。

  

   【關鍵詞】 集權的簡約治理,縣官與吏役,行政“內包”與“外包”,半正式司法,第三領域中的變質現象

  

   在長時段的歷史演變中,中國的“國家”和“社會”無疑是緊密纏結、互動、相互塑造的既“二元”又“合一”的體系。這里首先要說明,“國家”政權——從皇帝和中央的六部到省、縣等層級的官僚體系,無疑是個實體,而“社會”——包括村莊和城鎮社區,無疑也是個實體。我們不該因為其兩者互動合一而拒絕將那樣的實體概括為“國家”和“社會”,但我們同時要明確,在中國的思維中,“國家”和“社會”從來就不是一個像現代西方主要理論所設定那樣的二元對立、非此即彼體。在西方,譬如古典和新古典自由主義經濟學,它要求的是國家“干預”最小化,讓市場經濟的“看不見的手”自然運作,毫無疑問的是將國家和社會-經濟二元對立起來。馬克思主義則把國家視作僅僅是“下層建筑”中的階級關系的“上層建筑”,明顯偏向將生產關系視作基本實際,在概念上基本將國家吸納入社會結構。但是,它又強烈傾向在社會主義革命之后,將國家政權擴大到近乎吞食社會的地步,卻同時對未來的遠景提出了國家消亡的終極性理念。①總體來說,其隱含的邏輯也是國家和社會的二元對立,非此即彼。我們要質疑的是那樣的思維,論證的是需要關注到兩者間的互動合一,而不是拒絕國家機器或民間社會存在的歷史實際。

  

   我們需要認識到國家與社會間的并存、拉鋸、矛盾、互動、相互滲透、相互塑造。對中國來說,由于其具有悠久傳統的二元互動合一思維,實際上比西方現代主流社科理論更能理解國家-社會間的關系,更能掌握其全面,而不是像西方兩大理論那樣,偏向其單一維度的“理想類型”理論建構。后者的初衷雖然可能是要突出其單一面以便更清晰地聚焦于一方,但后續的思考則多將那樣的片面化進一步依賴演繹邏輯來建構為一個整體模式,繼而將其理想化,甚或等同于實際。

  

   譬如,我們可以在韋伯的理論中看到,作為歷史學家的他雖然偶爾超越了自己作為理論家構建的單一面的“形式理性”“理想類型”,將中國的法律體系認定為一個(可以被理解為)“悖論統一”的“實質理性”體 ,但是在他對全球各大類型的法律體系的歷史敘述中,最終還是簡單地將西方和非西方概括為二元對立的“形式理性”和“實質非理性”兩大“理想類型”。(Weber, 1978:第8章)正因為如此,他的理論思想不僅顯示了強烈的主觀主義傾向,也顯示了深層的西方中心主義(黃宗智,2014b,第1卷:總序,亦見第9章)。

  

   在思考傳統中國的政治體系上,韋伯展示了同樣的傾向。作為歷史學家的他,曾經提出可以被理解為悖論統一的“世襲君主科層制”(patrimonial bureaucracy)來概括中國的政治體系。但是,最終他同樣簡單地將現代西方的行政體系概括為“科層制”,而將傳統中國概括為“世襲君主主義”(patrimonialism),再次展示了深層的偏向二元的單一方,以及偏向西方的傾向。(黃宗智,2014b,第1卷:第9章,亦見總序)

  

   古典和新古典經濟學理論在對待“國家 vs. 社會/經濟”二元上,也類似于韋伯將現代西方建構為真正理想的“理想類型”,將中國(和其他非西方國家)建構為其對立面。那樣的傾向在近幾十年中,更被“新保守主義”政權意識形態化。

  

   如此的傾向應該被視作如今我們建構關于實際,尤其是關于中國實際的理論概括的主要障礙之一。本文從這樣的基本思路來梳理中國國家與社會關系的實際,以及其對中國實際的恰當和不恰當的概括,由此來試圖建構一個比西方主流理論更符合中國實際/實踐的理論概括,重點在國家和社會之間的互動,目的是要更精準地認識中國古代、現代和當代的國家-社會關系。

  

   首先,我們要澄清一些關于國家和社區的實際——多是被西方主要理論和研究所混淆的實際,然后進而梳理關于國家和社區之間的關系的誤解,目的是要更好、更精確、更強有力地對之進行理論概括。這里論析的重點是國家和社會互動中所產生的政法和政經體系,包括其治理體系,成文法律中道德化的“律”和實用性的“例”,國家正式法律體系和社會非正式民間調解體系兩者間的互動和相互塑造,以及國家和經濟體系之間的二元合一。

  

   正是在正式和非正式正義體系的長期互動之中,形成了作為本文主題的“第三領域”。它既非簡單的國家正式體系,也非簡單的社會/民間非正式體系,而是在兩者互動合一的過程中所形成的中間領域,具有其特殊的邏輯和型式。文章將論證,由國家和社會互動所組成的第三領域之所以在中國特別龐大,是由于中國比較獨特的“集權的簡約治理”傳統 ——一個高度集權的中央帝國政權和一個龐大的小農經濟的長期結合,既避免了分割(封建)的政權,又維護了低成本的簡約治理。本文將借此來突出一些中國社會-經濟-法律中容易被忽視的實際和邏輯。同時,文章將指向一個對理解西方本身也帶有一定意義的“另類”認識和研究進路。

  

一、中國歷史中的第三領域


   晚清和民國時期的歷史資料與其之前的有很大的不同:譬如,在法律方面,之前的史料多局限于“表達”(“話語”和條文)層面,偶爾有一些關乎(可以稱作)“典型”的案例,但缺乏“法庭”實際操作中的記錄(訴訟案件檔案)。更有進者,我們還可以將那些關乎實際運作的史料和20世紀興起的現代社會學、人類學、經濟學的實地調查資料和研究來對比和認識。借此,能夠比其前任何歷史時期都更精準地掌握真實的實際運作。此中,除了訴訟檔案之外,最好的資料乃是日本“滿鐵”(“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研究部門在20世紀30年代后期和40年代初期的“經濟與社會人類學”調查,它們包括使用系統的馬克思主義生產力(土地資源、農具、牲畜、肥料、技術、人口等)和生產關系(自耕以及租佃和雇傭關系)的框架仔細調查當時諸多村莊一家一戶的生產情況,列入16個系統大表。據此,我們可以看到比一般歷史資料要翔實得多的基層社會實際生活狀態。它們也含有細致的關于當時的商品交換(市?。┑牡韃樽柿?。此外,還有比較詳盡的關于村莊治理、糾紛解決以及各種各樣的社會組織的翔實材料。我們可以根據這些資料來形成對基層社會比較全面和可靠的認識。筆者幾十年來的研究所特別關注的,先是關乎農業經濟的方方面面以及村莊的治理體系,之后逐漸納入了關乎國家法律的司法實踐和村莊處理糾紛的民間調解。

  

   1983年筆者(通過美中學術交流委員會)獲批準到農村基層做第一手研究,十多年中一直堅持在村莊(松江縣華陽橋大隊)做實地調查——1983年、1984年、1985年、1988年、1990年、1991年、1993年、1995年總共八次,每次兩到三周,采用的主要是(“滿鐵”最好的調查資料所用的)聚焦于單個課題(但隨時追蹤出于意料之外的發現)與幾位最了解情況的村民座談的方法,每天兩節,上午從8點到11點半,下午從2點到5點,總共不止200節,借之與晚清和民國時期的歷史資料對接、核實,并探究其演變。這是筆者進入不惑之年后的兩本主要專著《華北的小農經濟與社會變遷》(黃宗智,2014a,第1卷[1986])和《長江三角洲小農家庭與鄉村發展》(黃宗智,2014a,第2卷[1992]),以及其后關乎正義體系的三卷本《清代的法律、社會與文化:民法的表達與實踐》(黃宗智,2014b,第1卷[2001])、《法典、習俗與司法實踐:清代與民國的比較》(黃宗智,2014b,第2卷[2003])、《過去和現在:中國民事法律實踐的探索》(黃宗智,2014b,第3卷[2009])的主要研究資料和方法。下面總結的首先是五本專著中所論證的關乎本文主題的基本認識。

  

   (一) 村莊自治情況以及糾紛處理

  

   在村莊的治理和糾紛解決機制的實際運作方面,筆者認識到,在華北平原,基本所有的村莊都有一定程度的村莊自治制度。幾乎每個村莊都具有被同村村民所公認的數位有威望的人士,多稱“會首”或“首事”,由他們來主持村莊一般的公共事務,包括社區服務和治安、季節活動、宗教儀式(如果有的話,包括村莊的“廟會”,有的擁有寺廟和“廟地”),有的時候還涉及納稅和自衛(在盜匪眾多的民國時期,有的被調查的村莊甚至設有自衛的“紅槍會”)。遇到村民間的糾紛,也由這些首事中的一位或多位(遇到重大糾紛或案情)來主持村莊的調解。(黃宗智,2014a,第1卷[1986]:203-213) 江南的小村落(如松江地區的“埭”),更多是以宗族為主的聚居,以及在其上跨越一個個小“埭”的較大的自然村或行政村,不具有與華北同樣的首事制度,而是由宗族自生或特別受尊重的個別村民來主持村務,包括社區內部糾紛的調解。總體來說,華北和江南兩地的相當高度自治的村社,都包含具有一定“中國特色”的民間調解組織和機制。

  

   在此之上,還有基層社會和國家政權互動間所產生的“半正式”治理和正義體系。譬如, 19世紀在華北平原普遍存在的“鄉?!敝貧?。所謂的鄉保,是由地方顯要向縣衙推薦的、不帶薪但經縣衙批準的半正式準官員。譬如,在具有詳細涉及鄉保委任或鄉保執行任務而興起糾紛的檔案資料的19世紀的直隸寶坻縣,平均每20個自然村有一名鄉保,他們是縣衙與村莊社區的關鍵連接人物,協助(縣衙戶房)征稅、傳達官府諭令和處理糾紛等事務。他們是官府原先設計的三維制度藍圖——治安的“保甲”、征稅的“里甲”以及說教的“鄉約”三個體系(Hsiao,1960)——在實際運作中逐步合并而形成的單一簡約體系的主要人員,是處于村莊社區自生的治理體系之上的協調社區和政府的關鍵人物。(黃宗智,2014a,第1卷[1986]:193-199)以上的基本情況組成了筆者所謂的“集權的簡約治理”體系,即在高度集中的中央政權和官僚體系之下,實行了非常簡約的基層治理(下面還要討論)。

  

   在1990年之后,由于中國地方政府檔案材料的開放,筆者轉入了以清代(主要是被保留下來的1800年之后的檔案)縣衙門訴訟檔案為主的研究,并結合實地調查,試圖進一步了解中國基層社會及其治理和正義體系的基本情況。在之后的20年中,完成了上述的另外三本以法律和司法實踐為主的專著。

  

其中一個重要的相關發現是,清代有相當高比例(不少于三分之一)的訴訟案件是由縣衙門和村莊社區的互動來解決的。(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黃宗智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集權的簡約治理   基層組織   第三領域   行政包發制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經濟與組織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547.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lrcyqx.com.cn)。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