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東屏:制度的本質與開端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805 次 更新時間:2019-05-31 15:51:40

進入專題: 制度  

韓東屏 (進入專欄)  

  

   摘要:制度日益成為諸人文社會學科解釋各自問題的理論工具,可學界對制度本身的解釋卻存在問題。制度是什么?學界至少存在八種不同的說法,但其中沒有一個堪稱確當,包括把制度等同行為規則的主流觀點。其實,制度只是規則中的正式規則。這個解釋不僅符合漢語“制度”一詞的本意,而且也能提高用詞效率,使人們對正式規則有一個簡稱。國內學界之所以追隨西方學界的主流制度定義,除有唯西方馬首是瞻的潛意識外,也有翻譯上的失誤。如果制度是由組織制定的,那社會這種由個人天然聚集而成的組織,是在什么時候開始有制度的?國內外學術界一致認為,社會中最先出現的規則是習俗,此后出現的規則是道德,最后出現的規則才是法律、政策等制度。而我的觀點是:制度在社會的開端就有,并非落后于習俗和道德的出現,雖然最早出現的制度或許沒有強制性。

  

   關鍵詞:制度、規則、習俗、道德、組織、固定指令、強制性。

  

   制度,如今已是關涉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歷史學乃至哲學的綜合性跨學科熱門話題,同時也是一個日受青睞的理論工具,諸多學科的眾多學者紛紛從制度出發去解釋各自學科內的種種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

  

   然而,如果我們缺乏對制度本身妥貼的詮釋,那么,用制度解釋各種問題所得出的結論,就很難避免不出大的紕漏。在我看來,目前學界對制度本身的詮釋就存在種種偏差。限于篇幅,這里暫且只先討論其中的兩個問題,這就是:制度是什么?制度起于何時?前一個問題關乎制度的本質,后一個問題關乎制度的開端,二者都是制度本身最基本的問題。

  

   1、制度的本質

  

   關于制度的本質,在中西學界都存在若干種互不相同的解釋。

  

   西方學界對制度本質的主要觀點主要由以下學者的定義或表述代表。

  

   凡勃倫認為制度是思想習慣或生活方式,“制度實質上就是個人或社會對有關的某些關系或某些作用的一般思想習慣;而生活方式所由構成的是,在某一時期或社會發展的某一階段通行的制度的綜合,因此從心理學的方面來說,可以概括地把它說成是一種流行的精神態度或生活理論,說到底,可以歸納為性格上的一種流行的類型”。[1]

  

   康芒斯和吉登斯將制度解釋為人的活動,前者說“我們可以把制度解釋為集體行動控制個體行動”;[2]后者說“時空延伸程度最大的那些實踐活動,我們可以稱其為制度(institutions)?!盵3]

  

   杰普森、馬奇和奧爾森等人將制度歸為慣例。杰普森說制度是“社會建構的、自我復制的慣例?!盵4]馬奇和奧爾森說制度是“相互關聯的規則和慣例的集合體,它們從個體角色與周圍環境的關系角度界定適當的行動?!輩⑻乇鵯康?,其中“最重要的是慣例”。[5]

  

   亨廷頓等將制度解釋為行為模式或活動形式,不過具體說法不盡相同。亨廷頓的說法是:“制度就是穩定的受珍重的和周期性發生的行為模式?!盵6]奧唐奈的說法“是規則化的行為模式”[7]迪韋爾熱說:“制度是作為一個實體活動的結構嚴密、協調一致的社會互動作用整體,它理所當然的主要是在這個范圍內設立的模式?!盵8]米德的說法是:“是有組織的社會活動形式或群體活動形式”。[9]

  

   伯爾曼認為制度是結構化安排,他明確說:“‘制度’(institutions)一詞是指為執行特定的社會任務而做的結構化的安排”。[10]

  

   青木昌彥則直接將制度等同于組織:“制度可以理解為有形的機構、組織或社會現象,如國家、公司、工會、家庭、壟斷等?!盵11]

  

   還有一些西方學者把制度概括成權利或義務的關系集。如,施密德認為制度是“人們之間有秩序的關系集,它確定了他們的權利,對別人的權利的exposure、特權和責任”[12];布羅姆利也說:“制度是影響人們經濟生活的權利和義務的集合”。[13]

  

   更多的西方學者把制度理解為規則或規范,只不過具體說法略有差異。諾思的說法是:“制度是一個社會的游戲規則,更規范地說,它們是為決定人們的相互關系而人為制定的一些契約”。這些契約對政治、經濟等社會相互關系構成一系列約束。其中既有非正式約束,如道德約束、禁忌、習慣、傳統和行為準則,也有正式的法規,如憲法、法令、產權。所以,“制度是一系列制定出來的規則、守法秩序和行為道德、倫理規范,它旨在約束主體福利或效益最大化利益的個人行為?!盵14]舒爾茨的說法是:“我將制度定義為一種行為規則,這些規則涉及社會、政治及經濟行為?!盵15]拉坦的說法是:“一種制度通常被定義為一套行為規則,它們被用于支配特定的行為模式與相互關系?!盵16]韋伯的說法是:制度是一種宏觀的公共產品,“決定不同社會群體的資源、地位和權力的分配”,“制度應是任何一定圈子里的行為準則?!盵17]羅爾斯的說法是:“我要把制度理解為一種公開的規范體系?!盵18]

  

   以上西方學者關于制度的八種界說,在我國學界都有數量不一的呼應者。與西方情況相似,得到中國學者最多呼應的也是第八種說法。孫本文說制度“是社會公認的比較復雜的而有系統的行為規則?!盵19]劉李勝說制度是“人們社會關系和社會行為的規范體系?!盵20]林毅夫說:“從最一般的意義上講,制度可以被理解為社會中個人遵循的一套行為規則?!盵21]黃少安說:“制度是至少在特定社會范圍內統一的、對單個社會成員的各種行為起約束作用的一系列規則?!盵22]張宇燕說:“制度的本質內涵不外乎兩項,即習慣和規則?!盵23]魯鵬說:“制度可定義為交往規則?!盵24]施惠玲說:“我們可以給制度下這樣一個定義:制度是通過權利與義務來規范主體行為和調整主體間關系的規則體系?!盵25]辛鳴說:“制度,就是這樣一些具有規范意味的——實體的或非實體的——歷史性存在物,它作為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的中介,調整著相互之間的關系,以一種強制性的方式影響著人與社會的發展?!盵26]

  

   雖然擁有最多呼應者的觀點不一定就是正確的觀點,但在上述八種關于制度的界定中,相對而言最可取的還是第八種界定,即將制度落腳于規則的觀點。因為按照邏輯學“被定義項=屬+種差”的定義法則,只有“規則”一詞才稱得上是“制度”概念的上位概念或屬概念,而其他制度界說中的落腳概念,即“思想習慣”、“慣例”、“生活方式”、“活動”、“行為模式”、“權利與義務的集合”、“結構化安排”和“組織”,則都不是制度的上位概念。不僅如此,除了“慣例”概念之外,其他概念甚至也不是“規則”這個可作“制度”上位概念的“種差”,它們充其量只是與規則或制度有某種外部關聯的東西。其中,凡勃倫的所謂“思想習慣”,只是規則或制度的思想形式,或者說,只是規則或制度在頭腦中的主觀映象;康芒斯和吉登斯的所謂“活動”、“行動”、“實踐活動”之類,只是規則或制度所要約束的對象;亨廷頓等人的所謂“行為模式”或“活動形式”,只是規則或制度約束行為、行動、活動或實踐所形成的東西;施密德和布羅姆利的所謂“關系集”、“權利與義務的集合”,只是規則或制度規范人際關系的必然產物;伯爾曼的所謂“結構化安排”,只是規則或制度為如何做某種事而規定的程序或步驟;青木昌彥的所謂“組織”,其實只是規則或制度的造就者和需要者,而非制度的等同者,其道理就像我們不能因為人生產糧食并以其滿足自己的需要,就說糧食是人一樣。

  

   顯然,任何一個事物的本質,都不可能取決于跟它有外部關聯的東西,何況跟這個事物有外部關聯的東西往往不止一種。這就說明,用上述那些只是與規則及制度有外部關聯的概念給制度下定義,得到的都不可能是關于制度的本質性規定。同時也說明,這些不正確的制度定義,也不是完全不著邊際的空穴來風,而是失誤在把與規則及制度有某種外部聯系的事物當作了內含制度的概念即制度的屬概念。

  

   杰普森、馬奇和奧爾森的“慣例”倒是與“規則”有內在關聯,即慣例屬于習俗,習俗又屬于規則,是規則的一個“種差”。但無論慣例還是習俗,都與法律這種制度的典型存在明顯的不同,這一點恐怕誰都不會否認。盡管有少量法律最初來自慣例,但絕大多數法律都不是由慣例而來。何況那些變成法律的少量慣例,也已經與沒變成法律的慣例有了質的不同。既然如此,慣例就不可能是制度的屬概念,將制度定義落腳于慣例的做法就是極其偏狹而不可取的。關于這一點,后面的論述還有更具體的說明。

  

   經過以上分析,現在只有規則概念堪任制度概念的上位概念,可在我看來,將制度解釋為規則的第八種界定也不夠確當。

  

   既然規則概念對于定義制度關系重大,我們就不能不先來回答規則是什么。

  

   從文化屬性上說,規則屬于符號文化中的指令文化。

  

   文化作為人類創造力的所有果實,是個極其龐大的系統,這個系統首先可形象地劃分為“硬文化”和“軟文化”兩大部分。前者即“器物文化”,是指人類創造的各種實體性的有形產品,如食品、衣物、房屋、家俱、機器等以實物形態出現的創造物均屬硬文化。后者則指人類創造的各種非實體性的無形產品,如語言、宗教、科學、技術、人文學、藝術、規則等以非實物形態出現的創造物均屬軟文化。軟文化,其實也就是人們說的“狹義文化”,基于它是用文字、語言、聲音、數字、線條、圖形、音符、色彩等符號表達的符號化系統,故亦稱“符號文化”。

  

與用來滿足人的感性的物質生產生活的實際需求的器物文化不同,符號文化是人用來傳達信息的,滿足的是人在精神方面和社會交往方面的需求。根據符號文化所載所傳信息的不同性質,我們又可將符號文化系統分為四個部分,這就是描述性文化、解玄性文化、傾訴性文化與指令性文化。描述性文化用于弄清世界的真相,以經驗實證為基本方法,所負載傳達的信息是對各種事物的形態、狀況、實質、規律、歷程的描述及預測,各門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是其典型形態;解玄性文化用于人的終極關懷,以超驗思辨與神秘虛構為基本方法,所負載傳達的信息是對各類無法用經驗實證方法研究的玄難問題或終極問題(如世界的本原與意義是什么、人的本質與意義是什么、生死的實質與意義、何謂善惡,何為幸福等等)做出的解答,神話、宗教是其初級形態,哲學是其高級形態;傾訴性文化用于抒發人的內心情感,以形象思維為基本方法,所負載傳達的信息是對自然、社會、生活、他人和自我的體驗與感想等,文學、音樂、美術之類是其典型形態;指令性文化用于指令人的行為,(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韓東屏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制度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政治哲學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6549.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lrcyqx.com.cn)。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