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瀟:空間正義的唯物史觀敘事

——基于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3 次 更新時間:2019-10-06 00:29:33

進入專題: 空間正義     人權     產權     唯物史觀  

胡瀟  

   內容提要:空間正義問題在社會生活與學術研究領域日益突顯。規模浩大、急促推進的城市化,以及全民深度關注的房地產業問題,更使空間正義有了前所未有的現實緊迫性。作為社會正義的形塑,空間正義表達同時也創生著社會正義??占湔宓睦斫庥膾故?,必須遵循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唯物史觀原則,以生產方式為基底,從社會經濟立論,澄明制約空間正義的人權與產權關系;在人與自然、空間生產與物質生產的互動中,深入探討、闡釋空間連續性和間斷性的內在統一,以及由此決定的空間價值的整體性、普遍性和局域性、特殊性的辯證關系;揭示棲居場所正義性體驗的致思特點及其對空間正義社會認知的還原論機制。這種敘事邏輯的尋繹和發揮,將助深化、拓展空間正義研究,彰顯其學術與現實的意義。

   關 鍵 詞:空間正義  人權  產權  唯物史觀

  

   空間正義的考察和詮釋,是一個重要的理論與現實問題。它關涉社會生活的基本訴求,又包括空間生產、空間經營、空間資源分配和享用在內的所有空間實踐不可回避的問題。隨著全球化、城市化以前所未有的強度、廣度、深度展開,大量社會公平正義問題不斷聚焦于空間,形成了普遍性的空間正義理論吶喊和實踐訴求,驅使人們多角度深入探討和解析它們。但實踐的感觸和生活化的理解不能取代唯物史觀對空間正義的學術思考與社會邏輯揭示,空間治策的尋求、研制同樣無法替代空間正義的學理疏浚和法則尋繹。關于這些問題的社會思考,西方馬克思主義學者做過有益的學術探討。但真正最早關注并對此問題的社會邏輯解釋給出唯物史觀奠基的,是馬克思和恩格斯。他們對城市建設工業化、空間生產資本化的批判,為我們在新形勢下研討與澄明空間正義問題,留下了科學而深刻的致思理路。從唯物史觀角度解釋空間正義,必須深入厘析這一現象賴以立論、賴以闡述、賴以體認的邏輯理致,從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澄明問題的真義和社會機制。

  

   一、空間正義的立論基?。喝巳ㄓ氬ü叵?/strong>

  

   空間正義,是社會正義以空間物化方式的形塑,是其立體表征。了解空間正義,必須堅持唯物史觀,把正義的界說立論于生產方式基礎上。馬克思的正義觀認為,“只要與生產方式相適應,相一致,就是正義的;只要與生產方式相矛盾,就是非正義的?!雹倩謖庋惱逶?,馬克思、恩格斯在空間正義論域無論是對非正義現象的批判,還是對其成因分析,都牢牢立足于生產方式進步與否的考量,去揭示空間正義狀況與生產方式的正相關性或同構性,尤其注重從空間人權與空間要素產權的關系展開問題的解釋。

   (一)從生產方式出發考察空間正義

   早期,馬克思恩格斯出于對無產階級苦難狀態的巨大同情和關切,對英國工人的棲居慘境及城市空間權益格局進行了大量實證考察與分析,把資產階級壓榨工人的社會不公與城市空間的工業化生產、資本化經營結合起來深入進行社會批判。恩格斯在對曼徹斯特、利物浦、蘭開夏郡等工業化城市空間布局和工人棲居狀況的實地調查與統計材料分析中,翔實而深刻地揭示了工人生存慘境與資本主義經濟運行法則的內在聯系,痛斥城市空間生產和分配的極端非正義性。在他筆下,深受資本家殘酷壓榨的工人階級,即是在城市生存空間飽受資本力量無情擠逼的苦難居民:工人聚居區街道臟亂,臭氣熏天,“小宅子又壞又破,磚頭搖搖欲墜,墻壁現出裂痕”;②空間亂七八糟,擁擠不堪,缺少設備,無法保持清潔,沒有家庭樂趣;在這里只有那些日益退化的、在肉體上已經墮落的、失去人性的、在智力上和道德上已經淪為禽獸的人們才會感到舒適而有樂趣。③恩格斯認為,工人棲居的這類慘況,是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的腐敗性、殘酷性的空間形塑或具象摹狀,是資本主義社會非正義性造成的苦難現實。他對工人棲居空間的不道德、非人性進行了制度層面的經濟追溯,發現“只是工業才把大批的工人(就是現在住在那里的工人)趕到里面去;只是工業才在這些老房子之間的每一小片空地上蓋起房子,來安置它從農業區和愛爾蘭吸引來的大批的人;只是工業才使這些牲畜欄的主人有可能僅僅為了自己發財致富,而把它們當做住宅以高價租給人們,剝削貧窮的工人,毀壞成千上萬人的健康;只是工業才可能把剛擺脫掉農奴制的勞動者重新當做無生命的物件……把他趕進對其他任何人都是太壞的住所”。④這是就工人棲居空間之非正義性向資本主義剝削制度及其空間工業化形塑發出的正義討伐。它讓人們清晰看到,在工人棲居空間的筑造和安置中,那些資本人格化了的房地產主,全然不顧工人生存的人道需求和空間棲居的基本人權,甚至連空氣流通都不顧,“所考慮的只是業主的巨額利潤”。⑤那些自由派廠主、曼徹斯特的“要人”或“大亨”們對城市“這種可恥的建筑體系”負有重大責任。⑥恩格斯對空間非正義狀況的描述與禍因追問,以客觀事實感性地確證了房地產經營的資本化對工人空間生存權的深重壓制??占渥試粗湔?,對城市空間的規劃、資源配置、用途安排,除了追求空間投資利潤最大化,就是完全按照空間產權結構來處理建筑格局和棲居秩序,大同小異地展現出這樣一幅幅棲居空間的階級界畫:“一條平均一英里半寬的帶子把商業區圍繞起來。在這個帶形地區外面,住著高等的和中等的資產階級。中等的資產階級住在離工人區不遠的整齊的街道上……而高等的資產階級就住得更遠,他們住在……郊外房屋或別墅里,或者住在……空氣流通的高地上”。⑦這種空間棲居的強烈反差和權益對峙,正是資本主義社會關系在空間生產和分配中的典型表達。恰如空間正義研究者蘇賈所言,空間“正義,無論如何界定,只能通過帶有資本主義發展特征的社會生產關系轉型才能實現。這些社會或階級的關系明顯地塑造著空間”。⑧

   在恩格斯進行英國工人棲居空間非正義性的調查和批判之同時,馬克思則用異化理論和人本唯物論思想對城市工人聚居區地獄般的空間慘狀給出了同恩格斯如出一轍的描述:“人又退回到洞穴中,不過這洞穴現在已被文明的熏人毒氣污染。他不能踏踏實實地住在這洞穴中,仿佛它是一個每天都可能從他身旁脫離的異己力量,如果他[XV]交不起房租,他就每天都可能被趕出洞穴。工人必須為這停尸房支付租金?!奔詞谷绱?,對工人而言連陽光、空氣、清潔的需要也無法滿足,伴隨他們的是骯臟環境、文明的陰溝引發的人性墮落。⑨馬克思將工人階級這種棲居空間的非人狀態,與整個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無國界區分地給工人的經濟政治虐待聯系起來作統一解釋:“工人的民族性不是法國的、不是英國的、不是德國的民族性,而是勞動、自由的奴隸制、自我售賣。他的政府不是法國的、不是英國的、不是德國的政府,而是資本。他的領空不是法國的、不是德國的、不是英國的領空,而是工廠的天空。他的領土不是法國的、不是英國的、不是德國的領土,而是地下若干英尺?!雹夤と嗣揮兇婀?,沒有領土,沒有立足之地,其普遍的空間赤貧是其權利赤貧的現實寫照!

   從社會生產方式考察空間生產和棲居的正義性,讓馬克思恩格斯在對其資本主義致因的揭示和批判中,促成了世界觀由人本唯物論向實踐唯物論的轉變。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完成的第二年,亦即恩格斯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完成之際,寫出了標志唯物史觀理論奠基的天才提綱——《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之后兩人一道投入唯物史觀經典《德意志意識形態》的寫作,短時間內同時完成了由人本唯物論向唯物史觀的思想飛躍。這一決非偶然的思想史奇觀,如實證明了空間正義研究與唯物史觀創立的相互聯動、原生一致。之后,“空間正義”問題反復出現在其著述中,進一步升華和強化了這一現象的唯物史觀詮釋。

   (二)空間非正義的產權論歸因

   馬克思在深刨空間生產非正義性禍根過程中,展示了這一現象侵害人權的直觀性、尖銳性特征:“任何一個公正的觀察者都能看到,生產資料越是大量集中,工人就相應地越要聚集在同一個空間,因此,資本主義的積累越迅速,工人的居住狀況就越悲慘?!?11)換言之,在資本主義社會,房地產等空間資源產權化越徹底、資本化越強勢,工人階級和勞苦大眾棲居空間的人權狀況就越糟糕。在馬克思恩格斯展示的城市景觀中,工廠、商店、銀行等資本、財富的空間聚集、擴張,與工人棲居之地的挪移、壓縮、敗壞同步反向推進。城市空間生產和占有受資本邏輯支配,是其非正義性的禍根:資本家們“拆除建筑低劣地區的房屋,建造供銀行和百貨商店等等用的高樓大廈,為交易往來和豪華馬車而加寬街道,修建鐵軌馬車路等等;這種改良明目張膽地把貧民趕到越來越壞、越來越擠的角落里去。另一方面,每個人都知道,房屋的昂貴和房屋的質量成反比,房屋投機分子開采貧困這個礦山比當年開采波托西礦山賺錢多,花錢少。在這里,資本主義積累的對抗性質,從而整個資本主義財產關系的對抗性質”演繹到了極致。(12)這種空間生產和資源配置的資本化,直接否定人權指向的空間正義,讓棲居文明發生嚴重倒退:城市居住狀況“災禍達到較嚴重的程度時,它幾乎必然會使人們不顧任何體面,造成肉體和肉體機能如此齷齪的混雜,如此毫無掩飾的性的裸露,以致使人像野獸而不像人”。(13)之所以要把勞動階級的棲居重新打回連動物都不如的野蠻狀態,就是因為空間要素的資本化直接或間接地把自然饋贈的空氣、水、光、熱等使用價值的因素轉化為交換價值,“自然,作為空間,和空間一道,被分成了碎片,被分割了,同時以碎片的形式被買賣,并被整體地占據?!?14)因為空間資源的產權化、資本化,由資本經營所造成的“地理景觀同時也表示死勞動對活勞動的支配”。(15)而且,它們還導致社會主體對空間資源態度的惡化與非正義性。

   在深入批判空間資源產權化、資本化引出的非正義性時,馬克思科學地探討和揭示了其中的致因和作用機制,表達了一個重要的學理思想,即土地等空間資源的人權與產權關系,是理解、評價和實現空間正義的根據。面對每一平方英寸的空間都被商品化和資本化的嚴峻現實,以及由此造成的空間享用在大小、優劣等方面十分不公平的現象,馬克思給出了一個由經濟學上升到哲學理性的解釋。他引述賽·蘭格《國家的貧困》一書的結論披露了問題的本質:城市空間的非正義,“任何情況都不像工人階級的居住條件這樣露骨這樣無恥地使人權成為產權的犧牲品。每個大城市都是使人成為犧牲品的一個場所,一個祭壇,每年要屠殺成千上萬的人來祭祀貪婪的摩洛赫?!?16)“摩洛赫”是古腓尼基人所奉祀的火神,傳說他以人為祭品,每時每刻都要有新的犧牲者去滿足他那永不滿足的貪婪。馬克思借此典故,就資本主義社會對房地產等空間資源經產權化交易、作為固定資本加入資本循環,借助城市化、工業化所推動的市民人口劇增、棲居空間趨緊、工人貧困加劇的態勢,日甚一日地使空間棲居的人權淪為空間產權的犧牲,造成普遍性的空間非正義事實,進行了事實根源及其邏輯歸因的梳理和尋繹。在對空間要素之人權滿足,與空間產權化、資本化壓制所形成的空間正義與非正義沖突的敘事中,馬克思秉持一個深刻而明確的理念:棲居空間的人權是空間正義的基底。

   人權,就其完整意義而言,就是人人自由、平等地生存和發展的權利,是人因其為人而應享有的權利。它具有屬人的普適性和道義性,不能因為政治和經濟地位的差異而受侵害或被剝奪。馬克思認為,在生存和發展方面人人都享有自由、平等的基本權利,“承認真理、正義和道德是……彼此間和對一切人的關系的基礎”;“一個人有責任不僅為自己本人,而且為每一個履行自己義務的人要求人權和公民權”。(17)這種人權觀,當然是建立在人人平等、自由發展那種美好的社會愿景中。

把這樣的人權訴求引入空間生產和資源分配中來,空間人權的實現就是要為每個人生存和發展的自由、平等提供基本保障。它作為空間正義的內核,須在空間生產和享用中使土地、環境等空間資源向人生成,為人服務,滿足社會生活基本要求??占?、外界自然,是人的“無機身體”,天然具有一種讓人類每個成員公平享有的可能性,(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空間正義     人權     產權     唯物史觀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8467.html
文章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18年 第10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