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汀陽:漁樵與歷史哲學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403 次 更新時間:2019-10-25 09:29:16

進入專題: 漁樵     歷史哲學  

趙汀陽 (進入專欄)  

   內容提要:漁樵是個隱喻,代表歷史的絕對旁觀者,因此是歷史的無偏心評論人。漁樵的歷史哲學屬于道家傳統,是一種“易道史觀”,試圖理解一切滄桑的歷史之道。漁樵的史學方法論在于以無窮的言說使歷史始終在場,讓一切歷史事件問題化,拒絕任何定論,從而使歷史在無窮的意義鏈和問題鏈之中具有永遠的當代性,成為一個生生不息的精神世界。

   關 鍵 詞:漁樵  歷史  不下定論

  

   一、漁樵何人?

  

   根據傳說,漁樵是山水之友,“話不休”地談論歷史。這個意象暗示著漁樵具有以山水為時間尺度的歷史評論人的理論身份。為了理解漁樵的理論身份,我們首先需要分析,在漁樵獲得理論身份之前,漁樵的生活身份是什么?生活身份對于理論身份有著精神上的說明力,盡管生活身份并不必然決定一個人會有什么樣的理論身份,卻幾乎能夠決定他不可能有什么樣的理論身份。

   漁樵首先是體力勞動者,以漁獵柴薪為生。李澤厚曾在生計的意義上把漁樵識別為“勞動人民”。①漁樵以山水之物產為生計,確實是勞動人民??墑怯駢允鞘裁囪睦投??既然漁樵被認定為有足夠的智慧談古論今,就不是通常意義上的體力勞動者,其智慧水平之高,令人疑心漁樵另有隱秘身份,或許原本并非漁樵,只是出于某種原因而隱身為漁樵。那么,漁樵是否真的有某種背后的身份?我們無法斷言漁樵是否有個“原來的出身”,就可信歷史材料而言幾乎無考,但從邏輯上看,身為漁樵的高人,至少有兩種可能的身份來源:其一,悟道高人選擇做了與山水為友、于晚霞或風雨中濁酒笑談的漁樵,原本或為文人,或為官員,或為俠客,任何身份皆有可能;其二,漁樵就是勞動人民中的智者,閑時讀經或并不讀經,或見多識廣而悟道。以上兩種身份來源雖然來路有異而殊途同歸,最終都歸為以勞動為生計的智者。胡祗遹唱道:“月底花間酒壺,水邊林下茅廬。避虎狼,盟鷗鷺,是個識字的漁夫。蓑笠綸竿釣今古,一任他斜風細雨。漁得魚心滿愿足,樵得樵眼笑眉舒。一個罷了釣竿,一個收了斤斧。林泉下偶然相遇,是兩個不識字漁樵士大夫,他兩個笑加加的談今論古”(沉醉東風)??蠢慈酚小笆蹲值摹焙汀安皇蹲值摹庇駢?。在兩種可能性之中,我愿意猜想,本身就是勞動人民的智慧漁樵恐怕比較多,曾有機會飽讀詩書的漁樵或許也有,但應該是少數。假定個別漁樵原為文人俠客,也必須設想,長期的漁樵生活已經消除了原本的入世思維模式,這樣才會有超越之心以山水為尺度去理解滄桑之道。

   漁樵雖然遠離名利場而若隱若現于山林江湖,卻不是功成身退遠離險地的范蠡、張良之輩,不是腹有韜略隱居待沽的諸葛亮、謝安之類,也不是放浪形骸心隨身便的竹林一派,更不是嘯聚山林劫富的盜寇之流。漁樵不及莊子想象的真人那樣純粹,更不及呼風喚雨的神仙那樣高超,而就是以山水之資為生計的勞動者,對自然和人生有著豐富經驗而見怪不怪。因此,漁樵既是勞動者又是有反思能力的人,這兩個生活身份是漁樵的基本條件。尋常漁夫和樵夫并不符合作為理論概念的“漁樵”,有資格代表山水歷史觀的漁樵一定不是一般人。

   漁樵盡知俗事,所務也是俗事,卻不是俗人。漁樵有著自然和人事的雙重閱歷,有著百科全書般的生活知識和技能,出沒于山林溝壑江河湖泊,熟知飛禽走獸魚蝦蟲蛇之性,通曉氣候氣象風云雷電之變,見識過正人君子、飽學之士、詩人畫家、失意文人、貶職官員、敗軍之將、落魄英雄、正邪俠客、僧侶隱士、得道高人,更加了解販夫走卒、車船店家、醫生郎中、風水先生、商賈財主、土匪惡霸、流氓無賴以及自稱有神功秘術的江湖騙子。由于漁樵有著廣闊的生活空間和粗放的生活方式,漁樵的自然經驗和人事經驗都十分豐富,可謂“天文地理無所不知,三教九流無所不曉”。但僅僅見多識廣,未必就是高人(江湖騙子也都見多識廣),因此,漁樵在經驗品質上必定具有一種異于常人的兩極反差結構:身兼社會經驗的最大化與利益相關度的最小化。這樣的巨大反差決定了漁樵是絕對旁觀者,是不惑的旁觀者。這是成為思想者的關鍵條件,它決定了漁樵雖熟知世事而不動心,以山水為道而言說歷史。以道為心、與山水為友而超越世事之惑的漁樵才是具有概念性的漁樵,即身為漁樵,心也漁樵。身心一致的漁樵沒有功名雄心,也無個人得失的怨恨,思想對象唯有歷史,思想標準唯有形而上之道。以道縱覽歷史的超越視野,這是漁樵的精神世界。

   擁有漁樵形象的人未必都是真漁樵。歷史上最有名的漁父是姜太公,然而姜太公并非真漁父。姜太公留下了眾所周知的“愿者上鉤”典故,據說以直鉤釣魚云云。姜太公釣魚的有趣細節應該是后世傳說演繹出來的,但姜太公渭川垂釣似乎確有其事。出土的西周甲骨文有“渭漁”二字,②記載的是周王渭水釣魚之事,但不能肯定是否就是周王遇姜太公的故事?;蚩燒庋治觶汗湃訟ё秩緗?,值得記載的釣魚故事一定不尋常,由此來看,“渭漁”涉及周王遇太公之事的可能性比較大。另外,一些比較早的文獻如《呂氏春秋》《史記》《六韜》《列仙傳》《說苑》《水經注》,都記載了姜太公釣魚遇周文王而成為國師的故事,可見,在漢代之前,姜太公釣魚就已經是個流傳很久的故事。姜太公是軍事天才,有志于功名大業,并非漠視社會的純漁父。傳說姜太公本來釣魚技術甚差,有個“異人”(或是真正的漁父)教會了他如何釣魚,終于釣上大鯉魚,魚腹中有書曰“呂望封于齊”(《史記·卷三十二·齊太公世家》)。這種神跡顯然屬于神怪故事。不過,姜太公故意釣魚,意在引起周文王的注意,這一點多半為真:“欲定一世而無其主,聞文王賢,故釣于渭以觀之”(《呂氏春秋·卷十四·首時》),“以漁釣奸周西伯”(《史記·卷三十二·齊太公世家》)。這同時說明,早至商周時期,漁父已經具有“不是平常人”的智慧形象,所以姜太公才會選擇以漁父面目出現在文王面前。在生產力低下的自然經濟時代,漁獵乃生活常事,漁樵并非特殊小眾,應該處處可見,那么,漁樵形象為什么會有不俗的含義?漁樵何以有別于普通人?漁樵何以被認為具有得道的智慧?這是個很深的問題,暫且不論,留與后文。

   姜太公遇文王的故事,偽托姜太公作品之《六韜》所言最有意味:文王要出獵,太史占卜預知文王將遇到國師,“天遣汝師,以之佐昌”,于是文王“田于渭陽,卒見太公,坐茅以漁”。之后就有了智慧問答:“文王勞而問之曰:子樂漁也?太公曰:臣聞君子樂得其志,小人樂得其事。今吾漁甚有似也,殆非樂之也?!蔽耐踉唬骸昂撾狡溆興埔??太公曰:……夫釣以求得也,其情深,可以觀大矣?!蠐閌稱潿?,乃牽于緡;人食其祿,乃服于君。故以餌取魚,魚可殺;以祿取人,人可竭;以家取國,國可拔;以國取天下,天下可畢?!耐踉唬菏髁踩艉味煜鹿櫓??太公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則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則失天下。天有時,地有財,能與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歸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難,救人之患,濟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歸之。與人同憂、同樂、同好、同惡者,義也;義之所在,天下赴之。凡人惡死而樂生,好德而歸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歸之”(《六韜·文韜·文師》)。聽到如此高論,文王便立姜太公為師。

   可見,姜太公釣魚是為了尋找成就大業的機會,釣魚實為“釣王”。但姜太公立志高遠,所謀者乃是救天下萬民以成萬世功名。如果說姜太公是一種漁父,那么應該是“內圣外王”的儒家漁父?!叭寮矣駢浴敝獠輝謨閾?,而在于治家國平天下。那么道家漁樵呢?“道家漁樵”之意也不在魚薪,而在于形而上之道。后世塑造的漁樵一般形象當屬“山水漁樵”,在精神性上接近道家,但思想興趣在于歷史,因此兼有儒家的在世視野,于是以形而上之道縱覽形而下的歷史滄桑。諸種漁樵,各有妙處,不拘一格。

   有意于山水之間的人不止是漁樵,更有求脫俗的文人騷客或待沽隱士。按照漁樵的意象設定,漁樵本來就不是俗人,不用再借山水之凈地以求象征性的脫俗,而是借得山水尺度尋求以形而上之道去理解歷史。如果寄情于山水只是把山水看作是脫俗之地,此種象征性的脫俗就仍然是一種世俗理解。憤世嫉俗或懷才不遇的人在俗地里自己做不到脫俗,因此需要來到脫俗之地以求忘卻俗世。不過,清高必須與污濁相對才具有意義,可見,不能自證的清高正是另一種世俗,只要終究意難平就仍然是以世俗得失作為意義指標,清高就是尚未忘俗。漁樵不需要表明清高,甚至無所謂清高,打魚砍柴吃飯而已。漁樵所居的山水也無所謂世俗還是脫俗之分,它不在世俗和脫俗的形而下框架里,而在其之上,所以是超越的。超越者不需要脫俗的認證。

   《楚辭·漁父》中屈原遇漁父的故事便暗示了脫俗與超越之別:屈原受屈被逐,意氣難平,遇到漁父便訴衷情,對漁父聲稱“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可是漁父不以為然,認為屈原無法應付社會實為不懂超越之道:“圣人不凝滯于物,而能與世推移”。屈原不服,繼續談論自己之清高,漁父“不復與言”,不理他了,“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楚辭·漁父》)。屈原雖自覺“獨清獨醒”,卻未達到漁父之超越。因此阮籍有句:“漁父知世患,乘流泛輕舟”(《詠懷·第三十二》)。有趣的是,屬于竹林七賢的阮籍雖知文人的局限性,卻也未達到超越狀態。這里的“世患”包括一切社會癥候,世俗和清高都在其中。清高和世俗雖有高下之分,但都未及道,仍然都屬于俗?!凍恰び娓浮防锏撓娓腹適巒礱髁?,人們很早就把漁父定義為一種超越的智慧形象。

   與此類似,同時期或稍晚的《莊子·漁父》中的漁父也代表了得道高人的形象。這個文本假想了孔子出游遇漁父的故事。漁父嘲笑孔子雖為君子卻未及道:“仁則仁矣,恐不免其身;苦心勞形以危其真。嗚呼,遠哉其分于道也!”好學的孔子虛心求教,漁父講了一番大道理。

   孔子愀然而嘆,又問何謂真。漁父又講了一番大道理:“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故強哭者雖悲不哀,強怒者雖嚴不威,強親者雖笑不和。真悲無聲而哀,真怒未發而威,真親未笑而和。真在內者,神動于外,是所以貴真也。其用于人理也,事親則慈孝,事君則忠貞,飲酒則歡樂,處喪則悲哀。忠貞以功為主,飲酒以樂為主,處喪以哀為主,事親以適為主。功成之美,無一其跡矣。事親以適,不論所以矣;飲酒以樂,不選其具矣;處喪以哀,無問其禮矣。禮者,世俗之所為也;真者,所以受于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天貴真,不拘于俗。愚者反此。不能法天而恤于人,不知貴真,祿祿而受變于俗,故不足。惜哉,子之蚤湛于人偽而晚聞大道也!”孔子拜受??酌胖詰蘢酉涌鬃傭雜娓傅難籽狀笱怨誥粗?,孔子解釋說:“道者萬物之所由也,庶物失之者死,得之者生,為事逆之則敗,順之則成。故道之所在,圣人尊之。今漁父之于道,可謂有矣,吾敢不敬乎!”(《莊子·雜篇·漁父》)

   這個文本肯定不是莊子所著,大概是后人按照莊子思路創作的,雖合乎道家思想,但如果由莊子本人來創作,必定有趣生動得多。這個故事肯定不真實,基本上是傳說的孔子見老子的故事之衍生版本。不過,重要的是,這個早期文本也同樣確認了漁父近乎道的超越之心。但另有一事不明:在漁樵的超越者形象中,漁父似乎先于樵夫被確認,而且似乎還假定漁父知“道”的深刻程度超過樵夫。為什么?不得而知。如果非要比較,在自然經驗的豐富性上,漁父與樵夫應該不相上下,都是久經風雨多見變化之人,但在人事經驗方面,漁父似乎略勝過樵夫,或許怪人異人、文人騷客或落魄官員更喜歡漂泊于江湖,于風雨飄搖中加倍體會自己的失意或才氣,所以漁父識人更多。不過,漁樵并稱已經意味著兩者具有相似的超越感。也許漁樵并稱有著精神結構上的暗示:漁知水,樵知山。

漁樵對道的理解有多深?邵雍在《漁樵問對》中縱其想象。盡管邵雍以漁樵的生活話題作為論道的線索,但其想象還是太過玄學了,與其說是身為勞動者的漁樵,還不如說是對《易經》、老莊和玄學深有研究的學者(其實就是邵雍自己)。(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趙汀陽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漁樵     歷史哲學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www.lrcyqx.com.cn),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史學理論
本文鏈接://www.lrcyqx.com.cn/data/118707.html
文章來源:《人文雜志》2018年第11期

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lrcyqx.com.cn)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19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e族彩票安卓 江西麻将怎么下载 几开挖宝图最赚钱 小学生如何使用电脑赚钱 手机上打麻将平台 支付宝考试后赚钱 名烟名酒土特产赚钱吗 今日头条只要发视频就能赚钱吗 功夫鸡排赚钱哪 支付宝考试后赚钱 打字赚钱的听后感 网络捕鱼游戏开发商 逍遥绝怎么赚钱 万家彩票网址 推销信用卡可以赚钱 在外面卖早餐肠粉跟豆浆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