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伊朗杂记四:那片神奇的土地——胡泽斯坦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04 次 更新时间:2020-03-05 00:33:03

进入专题: 伊朗  

史啸虎 (进入专栏)  

  

   前注:上周六所发此文几处有误,如谭国保先生是中海油,即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而非中石油伊朗分公司总经理以及胡泽斯坦译作胡齐斯坦等,此文重新编辑时作了纠正并相应修改和增加了部分内容和照片。不好意思。希转载方以此文为主。

  

  

  

   伊朗的胡泽斯坦?。↘huzistan)位于伊朗的西南边,其南部濒临波斯湾而其西北部则紧靠伊拉克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著名的曾经萌发出人类许多古老的文明,如苏美尔、埃兰、巴比伦和亚述文明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经的中下游流域,也叫两河流域,其出??谝灿幸话朐诤胨固拐饪樯衿娴耐恋厣?。

  

   在伊朗期间,我一共去过伊朗胡泽斯坦省两次。第一次是1990年夏,也是我到德黑兰没多久。那时我公司与首都钢铁公司组成联合体(consortium)与伊朗工业部洽谈了一个钢铁厂连铸车间技术改造项目,而这个钢厂位于胡泽斯坦省首府阿瓦士(Ahvaz)。那次首钢派了一个技术代表团到德黑兰,然后又去阿瓦士现场考察。我这个公司代表就一路陪同,一起去阿瓦士了。那次是乘飞机去的。

  

   阿瓦士濒临波斯湾,位于两河流域,即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出??诟浇?,原本就很热,又是夏天,一下飞机,一股潮湿闷热至极的热气很快就包裹了我,热得让人难以喘气。记得首钢代表团一位负责人悄悄地跟我说:这里这么热,看来报价得高一点,至少包括一点防暑降温费吧?我看着他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哑笑起来。

  

   因濒临波斯湾,天气湿热是胡泽斯坦省避免不了的。不过我感到奇怪的是,傍晚外出散步,我居然在所住的酒店外面看到几个身裹长袍的大胡子伊朗人躺在广场花坛的石头台面上睡觉。那时的气温具体多少不知道,但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孔都热得张开了,估计至少也有37-38摄氏度吧。当地人不怕热由此可见一斑。

  

   在去阿瓦士之前我就知道胡泽斯坦地处苏美尔文明的新月地带,古文明遗迹多多,所以也曾想如果有时间或机会,就去看看这些古迹,也好发思古之幽情??上У氖?,那次去阿瓦士,因将精力几乎全部放在陪同首钢代表团与伊方洽谈项目技术合作方面,加上首钢那些工程师们对那些古迹丝毫不感兴趣,考察一结束就急吼吼地飞回了德黑兰,没两天又转机回北京准备技术改造方案去了。我作为该项目的商务代表也只好跟着他们悻悻地离开胡泽斯坦了。但一种遗憾在心中油然生起。

  

   为何我会对那次阿瓦士之行感到遗憾呢?说实话,一是因为胡泽斯坦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曾有过非?;曰筒永玫墓盼拿?,并留下了一些难得一见的古迹。很多人不知道,在居鲁士二世建立的阿契美尼德波斯王朝(建都苏萨古城,后文会提到这个地方)之前很久,即公元前三千多年前,伊朗还有一个更为古老的文明——埃兰文明(Elam Civilization),这也是人类继古埃及文明之后最早的灿烂文明之一,与苏美尔文明齐名,其发祥地就在伊朗胡泽斯坦省境内。对此,我一直憧憬。

  

  

   苏萨古城鸟瞰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我公司承接的第一个水利设计项目——卡尔赫河(kerkheh River)零号坝的所在地卡尔赫河谷也在距胡泽斯坦省阿瓦士北边不远处。这个零号坝是伊朗迄今修建的最大水坝,坝高127米,坝长三千多米,黏土心墙土坝。该坝建好后,水库蓄水可达70多亿立方米,发电400MW,还将使伊朗的水储量增加30%,可灌溉34万公顷农田??梢运?,这个水坝对于两伊战争后亟需重建的伊朗十分重要。

  

  

   建好后的卡尔赫河零号坝局部图

  

   那时的德黑兰十分缺电,晚上停电是家常便饭。除了买几个可充电电筒或移动式灯具放家里备用外,我们每次去超市还会买回一大包蜡烛,以防晚上停电。不仅如此,因长期缺水,伊朗的小麦产量也直线下滑(这一点在《伊朗杂记》(二)中有较为详尽的叙述),由此可见这个水坝对于战后的伊朗是何等重要。

  

   我公司中标后实施这个项目的是安徽水利水电勘探设计院和水利部东北水利水电勘探设计院,项目经理则由安徽院院长胡家博先生担任。胡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水利专家,今年他已有89岁了(他的60岁生日就是在德黑兰过的,有关胡先生的故事在《我在伊朗下围棋》一书中有较为详尽的叙述)。胡先生也是我的中学学长,即合肥一中前身庐州学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毕业生,考入清华大学水利系,后留校任教,1957年因为其老师黄万里先生鸣不平被打成右派,文革后平反任清华水利系教授。我公司在伊朗承接的所有水利项目无不浸润了胡先生的心血。

  

   伊朗卡尔赫河零号坝设计咨询项目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以市场竞标方式在国际上承揽的知识密集型技术咨询项目,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该项目也叫服务贸易型技术输出,即除了向技术输入方转让相关专利技术或专有技术外,技术输出方还派出掌握这些技术知识的专家、学者和工程技术人员在当地完成这类项目并负责培训当地技术人员??ǘ蘸恿愫虐由杓谱裳钅烤褪侨绱?。

  

   由于在伊朗连续签订了好几个水利咨询项目合同且比较熟悉此类技术咨询项目合同的商务条款(在伊朗签署的所有项目合同均为英语和波斯语两种语言文本),有一段时间,凡有从中国来伊朗访问或考察的各地或各行业经贸代表团,驻伊大使馆总是推荐我给他们讲解如何在国外投标和承接国外技术咨询项目以及该项目的服务贸易特点及其它注意事项等。

  

   这个项目的工程师大多在德黑兰工作生活,那时刚到伊朗不久的我总想到这个水坝的设计选址的现场看看,以增加我对项目本身的直感了解。而这次我已经来到了胡泽斯坦阿瓦士,结果却未能实现去现场看看的愿望,怎么能不遗憾呢?

  

   好在安拉保佑。一年多后,即1991年冬,机会又一次来临。出于设计需要,我们的项目组得对卡尔赫河零号坝所在地的地质情况作进一步勘探了解,那时又有一批勘探工程师和技术工人及其设备从中国来到了德黑兰,又从德黑兰陆续运到了阿瓦士的项目现场。

  

   那天胡家博先生跟我说,卡尔赫河零号坝设计勘探项目组和钻探设备都到了阿瓦士,我得去看看,你去不去?我立即说:当然去呀。不过,上次华黎明大使就表达了也想去这个水坝现场看看的意愿,请他夫妇俩一起去如何?胡一口答应。

  

  

   作者夫妇(左一和右一)与华黎明大使夫妇(左二和左三)、胡家博先生(右二)及谭国保先生(右三)摄于1991年秋,德黑兰

  

   华黎明大使是1991年春接替因病回国的王本祚大使赴伊朗上任的?;杳飨壬聿母叽?、风度翩翩,英语和波斯语都很好,退休后曾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常在电视上就伊朗和中东问题发表高见。那次我向华大使汇报并提出请他和夫人一起去胡齐斯坦的水坝项目现场上看看?;彩歉咝说靡豢诖鹩?。

  

   与我第一次去胡泽斯坦省阿瓦士不同,这次我们是乘火车去的。当年伊朗的火车比较独特,车厢地板居然是软的,人走在上面一陷一陷的,好像走在席梦思床上,感觉很不舒服。不过那火车的车厢却装饰得既古典又漂亮。我和我太太住的包厢很大,分里间外间,还有厕所和沐浴室,就像电影《东方快车》中的豪华包厢一样,典雅而温馨。我留心了一下,隔壁华大使夫妇的车厢也一样。

  

   后我问胡先生为何给我们买这么豪华的包厢?花这个钱干嘛?他说伊朗的火车票很便宜(票价我已记不清了,但印象中确实不高),加上华大使也去,当然得买好一点的了。尽管如此,后来胡先生又想办法将这笔费用作为项目必要开支由伊朗合作方报销了。

  

   那天在德黑兰火车站候车时有一件小事总感觉得写一下,因为它搁在我心里已有10多年了。

  

   记得15年前的一天,也是伊朗大选期间,电视上出现了时任伊朗总统的艾哈迈迪·内贾德先生的镜头,当时我就感觉很眼熟。后来又有几次在各种媒体上看到这位伊朗总统的尊容,越看越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再仔细想想,如果是这个人,那么或许就是那次在德黑兰火车站候车时相遇过的吧?

  

   在我的记忆中,那天我们在火车站候车时(华大使那时还没有到)曾有几位伊朗年轻人走过来搭腔,说着挺不错的英语,很友好的样子。其中为首的那人个子不高,一脸不长的胡须,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西装,没有打领带,30多岁,大学青年教师的样子。他自我介绍说他们是德黑兰科技大学的(Tehr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旁边有人即插话说他是我们的leader(领导)。他在得知我们是中国人后,说了几句称赞中国和伊朗友谊的话,然后就很有礼貌地与我握手告别了。

  

   我记不得那个人的姓名了,与他还说了些什么也记不清了,印象中他握手的力度还挺大,充满了热情。不过总感觉那次的见面过程有点仪式感,这与我在伊期间其它所有邂逅都不大一样。更重要是,交谈时他的随从居然介绍他是leader(我是第一次在国外听到老外这么介绍一个人的),也感觉他确实有那种leader的味道,所以对此人以及对那次短暂的德黑兰候车室相会印象较深。

  

   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内贾德先生形象就觉得其长相与记忆中的那人是有点像,而且他们都在德黑兰科技大学待过,但那人是不是内贾德先生我并不能确定。此事前些年还跟少数朋友说过1-2次,当然是带着猜测的语气。这次撰写此文又想起此事,心想:不管确否,还是写出来好,万一是他呢?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那人是内贾德先生,他也可能早就忘记那次见面了?;褂?,那人即便是年轻时的内贾德先生,他当了总统后居然公开说出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之类的极端民族主义话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朗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lrcyqx.com.cn),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lrcyqx.com.cn/data/1202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rcyqx.com.cn)。

40 推荐

曼城门将 www.lrcyqx.com.cn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www.lrcyqx.com.cn)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20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