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伊朗杂记五:从三个小故事看两伊战争后德黑兰中产阶层的生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9 次 更新时间:2020-03-08 11:11:04

进入专题: 伊朗   两伊战争  

史啸虎 (进入专栏)  

  

   前四集说到了伊朗胡泽斯坦那片神奇的土地,也说到了伊朗女性衣着及其宗教法律和世俗法律上的社会地位,还说到了伊朗人的饮食和和酒。这一集我想通过3个有关德黑兰人的小故事说一说两伊战争后伊朗中产阶层人士的生活状况。现在伊朗正处于新冠疫情大爆发阶段,仅以此文祝愿伊朗人民能够采取积极措施战胜是次瘟疫,重获一个健康而美丽的自然和社会环境!

  

   在人们印象中,伊朗人生活很困难,近些年来尤甚,但以前可不是这样,而且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伊朗那个时候更非如此??梢运?,两伊战争后伊朗经济一直还可以,只是在10年前因坚持发展核武级别铀浓缩而遭到了全世界几乎一致的谴责和制裁后,伊朗的经济才开始变坏,伊朗人的生活也才开始变得愈益困难的。

  

   其间,因伊核协议的签订,伊朗经济困境自2015年起曾有缓解。但是仅仅3年后,即2018年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对坚持在中东地区输出伊斯兰革命的伊朗进行石油制裁,致使外国公司纷纷撤出,伊朗经济又开始恶化,还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根据资料,伊朗货币里亚尔(Rial)兑美元已从制裁前的4.2万比1贬至2019年10月份的18万比1,黑市价格更是无以计数?;醣冶嶂档贾挛锛鄯烧?。据说那时在德黑兰,1碗方便面都要卖到几十万里亚尔,1公斤羊肉更是数以百万里亚尔计了。

  

   但是我在伊朗期间,也就是1990-1993年间,感觉伊朗人的生活总体上还是挺不错的,稳定而又可能充满希望。那时由于有巨额的石油美元收入,政府有条件给伊朗中低收入阶层民众以大量的生活补贴(这在《伊朗杂记》(二)一文中对此有较多的分析和叙述),加上伊朗的人均GDP那时就有2200多美元,伊朗人的生活显然还是比较好过的。要知道,1990年我们中国的人均GDP仅317美元,而且还在使用粮票??梢运?,两伊战争之后的伊朗,虽然存有很多问题,但就中产阶层而言,虽然也有贫困和拮据,但他们中有一些人的生活还是充满了希望。

  

   我那时主要生活在德黑兰。德黑兰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位于东西走向的厄尔布尔士山的一大片南坡上,地形北高南低,海拔平均约为1500米左右。 德黑兰市的南部多古老而低矮的建筑,绝大部分中低社会阶层老百姓居住在那里,也是伊朗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豪华的陵墓也建于南城。德黑兰中部则多是商业区,有很多商店,还有著名的大巴扎(大集市)。一条快速路将德黑兰北区与中南部地区连接起来了。

  

   德黑兰北城属于所谓富人区,多现代化建筑,有许多成片的私人别墅和公寓,高级饭店和各种高档商品商店也大多设在那里。当然,那些销售高档商品的商店因西方品牌被禁几乎一个不剩地关门大吉,而所谓的高档饭店在革命后均因管理不善也不再高档了。如德黑兰希尔顿大酒店,革命后改为独立大酒店,由于管理上不去,里面的设施都已陈旧不堪。中国来的代表团多住在那里,我也常去,曾见过有的房间的柜门都关不上了。革命改变了这一切。

  

   德黑兰北区大多是较缓的坡地,土地比较金贵,这些私人别墅和公寓几乎都是栉比鳞次、围墙相连地盖起来的,也都很漂亮,院子则大小不一,但多有游泳池和花园。从这一点看,德黑兰有钱人的生活方式,至少在住宅方面与西方没有什么区别。

  

   德黑兰这个城市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南城还是北城,其居民都喜欢养花种草,几乎所有住宅的院子里大多是一圈乔木庇荫下的一片青翠的草地,或在围墙四周栽植一些花期较长、也可以攀爬高处的蔷薇科各色鲜花。所以,无论春秋,德黑兰都是一座色彩丰富的城市。既然谈到了德黑兰人的住宅,那么下面的小故事就从我们租房谈起吧。

  

   (1)壹

  

  

   作者(左一)与泽塔先生夫妇(中间两人)及谭国保先生,摄于1990年春

  

   我刚去伊朗时在北城某处租了一套面积不大、装潢也很普通的房子权且安身。这套房三室一厅,与楼上房东合住,房租每月350美元。那位房东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泽塔先生,当年约60多岁,据说还曾担任过巴列维王朝时期的某任文化部长(或副部长,这是房屋中介私下里说的,我们最终租下这套位于偏僻地带、层高较低、装饰也比较陈旧的房子也考虑了这个因素),很有学识,然而他已经老了,又是前朝人,从居住条件看他们的生活显然比较清贫。与泽塔先生相比,泽塔夫人看起来年轻不少,或者说保养得很好,而且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典雅的贵族气息。

  

   泽塔先生老俩口很好客,有好几次邀请我和小谭上楼去他家喝茶聊天。我们居然还曾聊过围棋!这也是我在伊朗期间唯一主动与我聊围棋的伊朗人(详见《我在伊朗下围棋》一书)。但出于尊重和谨慎(那时我只是一个商人),我在与泽塔夫妇俩聊天时总是避免提及有关巴列维时期的话题,结果对泽塔先生的历史情况知之甚少。现在看还是有点遗憾的。

  

   其实,或许是因为伊斯兰革命期间巴列维王朝政府并没有对毛拉们及其拥趸,即那些贫困民众进行过镇压,再加上萨达姆的伊拉克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刚成功就开始在两伊边境上制造摩擦,大战一触即发(第二年9月两伊战争即爆发),伊斯兰革命成功后,宗教领袖霍梅尼对巴列维旧政府成员采取了相对比较温和的政策,除了清洗少数没有及时逃到国外去的王室重臣和高层军官外,对其余高级官员没有杀戮或关押,只是不再续用,而对旧政府的基层官员及军队的中低级别军官则只要归顺就大多留用。泽塔先生去职后能够留在德黑兰并过着清贫生活的背景也许就是如此吧?

  

   我们每次去,泽塔夫人都拿出一些点心犒劳我们,其中有一种用麦芽糖、面粉、奶酪和橄榄油做成的小吃,味道很好,绵软细糯,还有一股独特的清香。印象中泽塔夫人称之为萨曼糯(Samano?),说是她亲手做的。聊天时还得知,泽塔先生老夫妻俩没有子女,主要靠原来的积蓄和楼下这套空闲房子的房租过日子,好在他们老俩口也花费不多。

  

   我们那时自己做吃的,也时不时卤些牛腱之类的熟菜吃,每次卤好后,也总是切上一盘子牛肉送上楼去给房东老夫妻俩尝尝。投桃报李嘛。他们也总是对我们的手艺表示赞赏说,Chinese foods,nice?。ㄖ泄撕贸裕?

  

   泽塔先生有一部汽车,牌子是派康(Paykan),很旧了,车身也到处掉漆,露出锈色来。他经??獠烤沙党雒虐焓?,包括采买什么的。这种派康车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伊朗本土国产的汽车品牌,外形很土,方头塌屁股,有点像很早以前德国的大众捷达,但听说很皮实,伊朗的中低收入人,有条件的都喜欢买或者说其经济条件决定了他们只能买这个品牌的车。当时的德黑兰满大街都是派康,出租车大多也是。当年国外进口品牌的汽车也有一些,甚至还常见到一些豪车,除了宝马奔驰外,保时捷和兰博基尼等时尚品牌的汽车也偶有,在街头驰过,很拉风,但不是很多。

  

  

   派康汽车,摘自网络

  

   不过,伊朗的汽油也真是便宜。当年我们加1升汽油,即便没有补贴,也仅要50里亚尔,合人民币0.3元,加满油箱约15元人民币(补贴的汽油更便宜,每升30里亚尔)。现在据说也不贵,每升汽油约为人民币1元多吧。

  

   有一次,我看泽塔先生又要开那部派康车出门就问他,你这车是哪年买的?他说有10多年了??茨浅灯凭傻难?,我都有点怕他开车出门会出事故,就问:伊朗汽车要不要每年都检测(Annual inspection)一下?年检?他听了有点不懂。我就说,在中国,所有汽车每年都要由政府检测一下车子的性能,比如车刹(brake)什么的,不好就不能上街。他听了就笑着说:我这车刹很好,你放心吧。

  

   说着那老先生便坐进车里,一只脚踩刹,另一只脚则猛蹬油门,这时随着一阵轰鸣声,那汽车抖动起来,车后也喷出一股浓厚的青色烟雾,然后他一松车刹,那汽车就像脱弦之箭猛地窜了出去,开走了。此时我看见泽塔先生从车窗伸出左手,还打了一个响指……

  

   看着他那种很酷的样子,我在想,这位平时看起来很平和的泽塔老先生开起车来居然还有如此激情?这与其平时的温文尔雅做派可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呀!真是老当益壮。

  

   后来因实施的项目多了,项目组也多了,陆续来德黑兰的工程师和专家也越来越多,此地又比较偏僻,不方便项目管理,加上公司办事处又拟增添几位员工和雇员,此地房子太小不合住,更不适合办公。于是在租房合约到期时,虽经泽塔先生诚意挽留,我们也只能在一再表示谢意和遗憾后搬离了他家。

  

   搬走后,小谭还去过泽塔先生家2-3次,记得其中一次是送去了一份我做的粤式白斩鸡。再后来,由于忙于工作,我们就没有回去过了。现在快三十年过去了,泽塔先生如还健在,也有90多岁了。谨以此文祝福他们夫妇!

  

   我们后来租住的房子位于德黑兰米尔达马德大街附近的纳夫特街(Naft,波斯语意石油),算是别墅,房间又大又高,院子也比较大,还有一个约40平方米的游泳池,环境不错,但房租也贵些,每月租金600美元。我们也是与房东合住,后者住楼上。这家房东因有儿子在德国,生活条件显然比泽塔先生要好,而且他们夫妻俩还经常去国外旅游,与我们不经常见面。租住初期,我也只上楼一次,还是拜访。不过,打扫院落、拾掇花草以及清洗游泳池等活计都不包括在租房合约条款中而是由房东负责雇人打理,所以我们住得也省心。

  

   米尔达马德大街是一条东西走向很长的大街,位于其北面的纳夫特街区有很多条,由南到北从纳夫特1街一直到纳夫特7街,每个街区沿街建造的都是一个个围墙相连的独立屋或别墅,间杂着一些公寓式多层小楼。走在这些街区之间,还能时不时看到有的地段正在翻建房屋??赡艹鲇诳拐鹦枰ㄒ晾识嗟卣?,1990年6月也就是我去伊朗没多久,在距德黑兰西边100多公里处发生里氏7.3级大地震,死伤了约25万人,德黑兰也有房屋倒塌),这些新建的房屋大多是采用钢架式结构,即先用工字钢搭成建筑物框架,然后再敷上各种轻型建筑材料。这种钢结构建筑技术就是在30年后的今天来看也是先进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朗   两伊战争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lrcyqx.com.cn),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lrcyqx.com.cn/data/12033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rcyqx.com.cn)。

41 推荐

曼城门将 www.lrcyqx.com.cn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www.lrcyqx.com.cn)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20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