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东巴教概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5 次 更新时间:2020-03-17 09:55:09

进入专题: 东巴教   纳西族  

杨福泉 (进入专栏)  

   【编者按】本文为杨福泉老师著《东巴教通论》的导言,该著作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以寓微观研究于宏观的研究方法对东巴教进行解析。本文重点对东巴教的源流问题作了概述,对纳西学、藏学以及滇川藏交界区域乃至喜马拉雅地区众多从事于各民族文化比较研究的学者具有借鉴参考作用。

  

东巴教概论


杨福泉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各种宗教文化非常丰富。仅仅是按我国学术界传统定义所说的各民族的“原始宗教”,就非常多元化且差异很大。

   国内学术界一般把纳西族的东巴教划归到“原始宗教”里。笔者参与的国家七五规划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科研项目“中国原始宗教资料丛编”就是大规模收集整理中国各个民族的原始宗教文献和田野调查资料的一个大项目。纳西族东巴教是《中国原始宗教资料丛编·纳西族卷》[1]中的最主要的内容。

   关于原始宗教,国外在早期多称之为“primitive religion”。当代有称之为“indigenous religion”(原住民宗教、土著宗教、本土宗教)的,我1996年曾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参加了一个研究本土宗教(即国内所说的“原始宗教”)的国际学术会议,会议名称就用了“indigenousreligion”这个词。也有将“原始宗教”称为“Shamanism”巫教、萨满教)等。

   任继愈先生主编的《宗教大辞典》这样定义原始宗教:“处于初级状态的宗教,存在于尚不具有成为历史的原始社会中,就此意义来说,与史前宗教同,但一般专指近存原始社会之宗教。是研究宗教起源问题和宗教演化史的重要课题之一?!谥泄?,不少少数民族中仍保存着一些原始宗教残余,是对宗教学研究十分珍贵的社会活化石?!盵2]这部辞典的“原始宗教”一词的英译也用了“primitive religion”这个说法。

   《辞?!罚?989年版)中对“原始宗教”的解释如下:“人类在原始时代所产生的宗教,约出现于旧石器时代中期氏族社会形成阶段?;咎卣鳎航湓既松畹淖匀涣妥匀晃锶烁窕?,变成超自然的神灵,作为崇拜对象。最初是在万物有灵观念基础上形成的精灵崇拜,其主要表现为图腾崇拜,以及随之出现的巫术、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灵物崇拜和偶像崇拜等。进入阶级社会后,多神崇拜渐为一神教所取代,但原始宗教仍在一些民族中长期残存,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一些民族中的‘萨满教’?!盵3]

   关于“原始”(primitive)一词,在20世纪日益被用来同人类社会及其组织和产品相联系,并被人们认为是殖民精神的残余,由此产生了人类学。曾有人认为“原始的”一词,连同其近义语:野蛮、文字前时期、城镇史前期等均意味着:同“高级的”文化相比,这种原始状态的文化处于文化发展前期。当代的人类学则认为这种假设过于简单化,而不愿采纳。此外,早期的作家们常常使用这类词来暗示这些民族在智力方面和道德方面都处于低级状态。某些学者采用“无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的”一词以避免否定评价的含义。然而,由于一种文化在论述另一种文化时所表现的固有的局限性,所有这类用词是否恰当,均尚无定论[4]。

   因为有不少学者认为“原始”这个术语不雅和不恰当,认为它指的是落后的社会,或者是处于进化线上的后进社会。有时人类学家会使用“无文字”这个术语,因为这些社会通?;姑挥凶约旱奈淖旨窃?。然而纳西族的东巴教则是有专门用于书写记录经典的图画象形文字的,而且这种文字已经比较成熟,其读音、意义和形体已开始基本固定,并同纳西语中的具体词语有了大体固定的联系,这使它同原始记事的图画字有着明显的本质区别。而形声和假借的表音符号在纳西象形文字中的大量运用也是与原始记事的图画字相区别的重要标志。

   大多数文化从自己的起点上就有宗教文化参与其中,宗教在民族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其完善、持续和变化的过程,由此,有学者将原始宗教作为文化现象的持续、变化加以探讨,提出以“原生性宗教”的概念来代替常用的“原始宗教”概念。他们之所以提出“原生性宗教”的概念,而不用一般人所说的“原始宗教”概念,主要是认为“原生性宗教”这一概念更为准确,首先,原生性宗教不是创生的,而是自发产生的,它在历史中或许有非常著名的大巫师,但却没有明确的创教人。其次,人们通常所理解的原始宗教往往在时间上属于史前时代,而原生性传统宗教却可从史前时代延续到近现代。再次,原生性宗教不仅仅是作为文献、考古发现的“化石”,还是一种在社会生活各方面发挥作用的活态宗教。最后,一般所说的原始宗教大都存在于无文字社会,而原生性宗教不仅从史前社会延续到文明时代,而且许多民族的原生性宗教还具有成文的经典?!霸宰诮獭备康髟甲诮趟哂械某绞贝?、被传承和经受变化的特点[5]。

   上述“原生性宗教”这个概念明显弥补了传统所说的“原始宗教”含义的不足,但如以此具体来看东巴教,依然还有难以涵盖的内容,比如上面说到“原生性宗教”没有明确的传教人,而东巴教中则有相传是传教的祖师丁巴什罗(又音译为东巴什罗),他也是所有的东巴教祭司所崇拜的教祖,他是在东巴教受到雍仲本教影响后产生的宗教人物,但在东巴教中已经形成了对“教主丁巴什罗”[6]的信仰和相关的宏大仪式,并且已经产生了不少关于祖师丁巴什罗事迹的神话故事。由此也可看出一个民族的“原生性宗教”随着社会历史变迁而相应产生的复杂性。

   孟慧英在论述原始宗教时提出,应该说,“原生性宗教”更强调原始宗教所具有的超越时代、被传承和经受变化的特点。原始宗教的确存在着一种文化流动性,我们需要注意原始宗教包括哪些被继续的传统、被改变的传统或再发明的传统,从而全面认识原始宗教的发展过程。但是,“原生性宗教”是否在后来的发展中还能够保持“纯正”,是否能够完全排斥非本土的宗教影响而没有杂生运动,仍旧是需要注意的问题[7]。

   孟慧英这里提出的一个观点对于理解原始宗教是很重要的,即“把原始宗教理解为人类宗教的初始形式,认为应在原始文化的历史形态范围内观察它的存在和演变;原始宗教在人类文化生活中提供了互动和沟通的媒介,因此需要在文化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探讨它的角色、地位和价值;原始宗教不仅是宗教发生史或宗教概念的问题,也是文化原型问题,因此有必要解释原始宗教与各种不同时代文化群体的需求结合在一起的经验事实。在这样的理解中,原始宗教就是一种历史的、文化的和意义的存在”[8]。

   吕大吉先生在《宗教学通论新编》的第二章中,论述了“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宗教”,他在恩格斯的宗教发展观的基础上,提出了如下观点:“宗教发展的历史性分类”,认为“全部人类宗教作为一个整体看,是从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宗教发展为古代阶级社会的民族—国家宗教,以及又发展为世界性宗教”[9]。这里所指的“氏族—部落宗教”明确指原始社会时期的宗教形态,在纳西族东巴教中,有不少“氏族—部落宗教”的内容,它无疑是从原始社会时期发展而来的。但如果我们忽视这种发轫于原始社会的宗教在后来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所发生的种种复杂变化,而仅仅以“原始宗教”来理解东巴教,也就会产生我们在上文中所叙述到的那些难以自圆其说的问题。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是东巴教这种生发于“氏族—部落时期”的宗教,在后来所发生的种种变迁,能对宗教发展的历程和规律等说明一些什么问题。

  

近年来陆续发现的纳西人聚居区的“金沙江峡谷崖画群”备受学术界瞩目,这是下虎跳峡中发现的首例崖画。有的学者认为这些反映狩猎等内容的崖画与东巴象形文有联系。(杨福泉摄于1992年)

   笔者认为,随着各民族的社会生活的变迁和文化的交融而发生在宗教信仰领域里的变迁,是我们研究少数民族本土宗教应该特别注意的一个问题,如果仅仅用过去的一些“经典定义”来看待各民族的本土宗教的内涵,而忽略了它在历史社会发展中的变迁,那就有可能对各民族从氏族—部落发展而来的本土宗教的理解发生歧义。我在这本书里结合纳西族的东巴教,来谈纳西族原始宗教的变迁和源与流的问题,从中管中窥豹,看中国各民族宗教丰富的文化多样性之一斑。

  

  

   纳西族的东巴教以其突出的文化特点和价值吸引了国内外众多的学者。特别在汉学(Sinology)、东方学(Orientalism)、藏学(Tibetology)等领域里越来越多地受到学术界的重视。自19世纪以来迄今,国外学者对纳西族东巴教的研究从不间断,纳西族东巴教经典广泛收藏于美、英、德、法、意大利、瑞士、瑞典、西班牙等国。

   国内学术界除在“文化大革命”10年期间完全中断了对东巴文化的调研、译释和研究外,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至今,一直有学者从事于东巴经典的收集整理、翻译和对东巴教的研究[10]。20世纪80年代以后更呈现出一种蓬勃发展的“纳西学”研究热潮。2003年10月15日,丽江市收藏的东巴古籍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名录》(Memory of theWorld)。

   在对纳西族东巴教的研究中,国内外都有各种不同的研究焦点,同时也就产生了各种不同的观点。特别在对东巴教的性质问题上,存在着很多明显的分歧和不同的理解。

   “东巴教”这一用语普遍见于国内学术界,也多称为“东巴文化”。而从20世纪初就开始研究纳西学的西方著名家者洛克(J.F.Rock)曾以“萨满”(Shamanism)和“宗教”(religion)等词来指称“东巴教”。20世纪60—70年代国外纳西学研究的重要代表人物、英国人类学家杰克逊(A.Jackson)博士研究纳西族的代表作即名为《纳西宗教》(Na-khiReligion)。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外纳西学的代表人物之一,美国学者、人类学家孟彻理(C.F.Mckhann)博士也用“纳西宗教”(NaxiReligion)一词。其他西方学者大多用“纳西宗教”一词而很少用“东巴教”或“东巴文化”一词。

这里,我沿用国内学术界相沿甚久的“东巴教”一词,其原因是:第一,纳西族民间普遍用“东巴”(do bbaq)一词来指称这些传统上多自称“本”(biuq)或“本补”(biu bbiuq)[11]的纳西族本土宗教专家;第二,纳西族信仰多元宗教,如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道教,此外,还有一种“萨满”(shaman)式的巫术信仰,即“桑尼”(sai niq)或称“桑帕”(sai paq),(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东巴教   纳西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lrcyqx.com.cn),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lrcyqx.com.cn/data/120463.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 纳西话賨”

2 推荐

曼城门将 www.lrcyqx.com.cn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www.lrcyqx.com.cn)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lrcyqx.com.cn Copyright © 2020 by 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