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吳稼祥 所有專欄
吳稼祥
 
吳稼祥
 
吳稼祥,愛思想網學術委員。北京市民。1955年生于安徽省銅陵縣,1982年2月畢業于北京大學經濟系,獲學士學位;1988年11月被中共中央辦公廳高級研究編輯職務評審委員會評為副研究員;2000年3月赴美客居坎布里奇在哈佛大學做訪問學者3年。長期從事經濟、政治、國際政治、企業戰略以及中國傳統謀略思想研究,在政界、學界和商界均有閱歷。主要作品有:《鄧小平:思想與實踐(1988年)》、《股份化:進一步改革的思路(1985年)》、《新權威主義述評(1989年)》、《智慧算術--加減謀略論(1997年)》、《民主進程中的中國崛起(2004)》、《果殼里的帝國:洲級國家時代的中國戰略(2005年)》、《一杯滄海(2005年)》、《公天下——多中心治理與雙主體法權(2013)》等。


新民權主義改革
“高壓穩態”政治容易滋長七種毒瘤
吳稼祥 王義桅:超越海洋文明——中華文明的發展之路
論人民(下)
論人民(上)
中央集權大規模國家的民主化分裂風險
兩次大呼吸——東方文明的大成與我們國家的使命
從新權威到憲政民主——探索中國特色的政治改革理論
精英、道德與自由
民粹一咳嗽,大眾就發燒
兩種“民主社會主義”
聯邦與均衡
還土于民才能真正提高農民收入
冰山意象:自由化假說——前民主化大國四大政治假說之四
雪崩遄思:崩潰趨勢假說——前民主化大國四大政治假說之三
改革與公正
谷倉推測:侵略傾向假說——前民主化大國四大政治假說之二
瀑布猜想:權威化假說[i]
通過聯邦主義走出“財政聯邦制”困境
新左派:僵尸還魂
全球化與聯邦化
鄧小平對當代中國國家體制的四大貢獻
權威落差與政治穩定
溶解性功能主義——中國改革的世界哲學意義
中國百年民主化嘗試的再思考——兼論總統制與分權制的政改之路
關于中國和平崛起的三個理論問題和三個發展階段
民主進程中的中國崛起
一條在延伸的板凳--中國聯邦主義思潮在海內外
剪掉國家頭上的辮子--通過聯邦制將國際問題國內化

克強經濟學進入第二季
「U」型轉彎——習李新政一周年
撐船過河——中國“試驗主義”改革第二季
把全會公報當做改革“許可證”
中國再改革,要勇氣,更要智慧
文明的基因
民本數量論
沒有政治體制改革,鬼打墻的路會繼續走下去
“中國夢”的上篇
大部制為政改試水
讓意識形態沉默,讓生產力說話——有關改革“方法論”的對話(下)
突破教條束縛,改革不能走老路——有關改革“方法論”的對話(中)
改革不是革命 過河還得摸石頭——有關改革“方法論”的對話(上)
十八大后政治出現三個20年未有過的特點
權力繼承的陣痛
中國自由主義的困境和出路
并沒有成為過去,孔子等待入場
投票的公民越多,網絡憤青越少
中國的“敵人”為何增產了
亞洲潰瘍
薩科齊又來了
中美之間的兩場戰爭
政治領袖的坐標定位法
傲慢的糞便
豐田:受中國釜底抽薪戰略影響的又一個帝國
中國的“雙軸外交”
谷歌膝下有黃金
網絡成了“馬蜂窩”
哪種暴力害了菲律賓?
國有企業“腫瘤化”趨勢
金融?;?,失敗的是國家還是市場
嘴的河流
天災檢驗人事
藝術的核心生產力是精神自由
多事之春
自由并非天堂——紀念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北極熊在打磨自己的牙齒
漢字繁簡之爭背後的母性情懷
潛入“深藍”?——黨內民主的好處和風險
暴力美學
餐桌上的“民族”
“輪胎”貿易戰——美國莽撞,中國笨拙
輪胎:美國莽撞,中國笨拙
美澳邀中國軍演在逗誰玩?
身體與國家
日本重返亞洲
換個角度來看“超渡法會”
澳與俄:反華反的是什么?
兩次陣痛:民族問題,抑或民主問題?
阻斷權力與精神之間的不正當關系
俄羅斯讓中國吃黃連
民族性:長于投入—產出,短于自由—平等
向左看齊?
朝鮮到底想要什么?
總統不幸國家幸——三位前總統的境遇與民主的三種生態
中國VS印度=效率VS民主?
拿什么來記住你,汶川地震?——另一種“災害政治學”
墨西哥需要同情,不是隔離
朝鮮接班人問題的宿命
村官被“招安”? ——村官當鎮官的政治學含義
從“煎餅”到“饅頭”的中國不再懼怕海洋
聯邦救濟民主
南海陰云遮翳東北亞上空
“中國不高興”推銷病態民族主義
“公民”不宜隨便被打包
美國在脫皇帝新衣,展示“比基尼”?
司法:自由裁量與自由傷害
奧巴馬:摩擦中英,重啟俄伊
中國南海主權不宜長期“擱置”
你應該如何與政府下棋
水性外交
與俄打交道,不能顧頭不顧腚
莫拿納稅人的錢來大興土木
中國智庫只是“翰林院”
巴以戰爭是美伊沖突的前哨戰
俄烏斗“氣”與“能源正義”
中國改革進入精細化軌道
2008:“露”風勁吹
法國想左右世界,什么在左右法國
歐元與美元爭霸:人民幣的機會
一個失敗者的歡欣
一秒鐘:天堂與地獄的距離
華府論劍:歐元與美元爭鋒——即將召開的國際金融峰會有感
奧巴馬贏不了
捏痛腳:大國政治就是這樣玩的
奧運記憶,中國和平崛起的一個側影
運動員入場時,請政治退場
政府救市的風險
黑惡勢力是在“公然挑釁”,還是在“公然勾結”翁安縣政府?
“攝政王”普京殿下?
中國爆發“南北戰爭”?——價值的沖突
“范跑跑”猥褻“自由”
美國真的會進入“奧巴馬時代”嗎?
馬英九“沖喜”
感受大震:不敏感突發事件進入敏感地帶
馬英九“大夫”的“療傷政治”
民粹主義的三只手
孔子走向了世界,為何不能走進北大校園?
中國比日、韓、美更有希望的一點民族性根據
玩奧運政治牌是一個危險游戲
讓“政工”改行做“社工”好嗎?——從一個被虐待兒童的悲慘遭遇想到的
國共兩黨的第三次合作有可能在議會
臺灣民主走向成熟
從“大部制”改革,看三種“三權分立”
俄式“禪讓型民主”
有限責任政府
三個道歉的三種味道
不要把科索沃當作臺灣來聯想
雪災:對決策層的第三次“大考”
克服民族分裂主義的兩項制度安排
油價是水,俄國是船——高油價將改變大國政治格局
我國稅收增長率大幅度高于經濟增長率說明什么?
兩只老虎跑得快——2007年國內5件大事
自殺是個人決斷,也是社會現象——與崔衛平商榷
中國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再談《色,戒》兼答網友
女性器官拒絕任何祭壇——也談《色戒》
膀胱決定成敗
漢字里的哲學03——黨
自由的花房——社會中間組織
誰動了我們的孔子
昨天假痞子,今日偽君子——從營銷觀點看王朔的表演和價值觀宣言
“修憲”斯諾克的三種玩法——安倍、陳水扁能夠單桿過百嗎
王朔:從小說到妄說
中國開始制造影響
誰借了薩達姆的頭
太陽從南方升起——中非合作的國際政治意義
釣魚島:東亞的“耶路撒冷”
雙頭鷹的“三角”思維——談普京的大國方略
靖國神社是個球
以“鞠躬”為年號的“新政”
“陽光”下的姿態——北朝鮮與世界大國的最新博弈
超越“民主——分裂陷阱”
“超級女聲”的粉色憲政
用聯邦制療治國家內傷

“民主”與“社會主義”
為中國強大甘愿受難的人
放棄顯影的人生
縱向民主
一生的眼淚和六分之一顆蘋果
溫總理:始于1985年的親民課程
雖億萬人,吾往矣
香港是雅典,是迦南,還是桃花源
有感
早餐桌上
一切都與飛天有關
朱厚澤,用背影贏得掌聲!
世博開幕式的元音、輔音和吞音
“除了下去,我從未離開過辦公室”
雖億萬人,吾往矣
美國身上的雅典背影
往事如雨(1):致命的煙蒂
禍也是書,福也是書
“適度”生存——眼睛王蛇與“線人”的故事
悼卓琳,讓小平碰釘子的女人
季羨林:做人的大師
混合型流行性的平庸之惡
蛋永遠站在您這一邊
藍與綠
三個人的羅馬
揚州有個“中南?!?/a>
芒果與楊梅——我們被民主包圍了
權力下放不是聯邦化嗎?
中國需要“反智主義”嗎?
國民黨化蝶的啟示
讓娼妓曬到太陽——讀2500年前一首婊子贊歌想到的
死之花——從海子到余地、余虹的綻放
看得見的制度
歷史是一根被扳彎的竹子
嚴家祺待客
看京劇想到“臉譜政治”
從地址書寫法想到的
新儒家的政治幻覺
“010”,“午夜兇鈴”
今晚,我們在這里感謝一個人
讓尼姑出嫁如何——論中國需要一場佛教改革運動
豬年祝詞:愿中國一年更比一年“差”
無為、逍遙與自由
我們時代的幸福與痛苦
為政第九:想吶喊時打個哈欠
人生的金字塔
公雞感冒了

《霸權的黃昏》第一章
《霸權的黃昏》目錄
《霸權的黃昏》前言(下)
《霸權的黃昏》前言(中)
《霸權的黃昏》前言(上)

手術中的中國經濟——作為體外循環的中國資本市場
中日新常態
中國為軸,世界為輪——重構全球體系的“新天下”國際戰略
張宏杰 中國人怎么變成了今天這樣
袁偉時 章立凡 決定國家盛衰的纏斗
公天下之重啟西周
超大規模國家的民主化路徑

太陽從西邊升起
中國很高興:評《頭等強國》
混淆蛋清與蛋黃的一個榜樣——評劉仰的《中國沒有榜樣》
與改革親密接觸的60種方式——序桂杰《中國百姓30年》
《入世心法——從歷史看加減》目錄
防腐如防火——論對腐敗的抑制
花不在你的心外——《入世心法——從歷史看加減》自序
一具骷髏能走多遠
中國當代自由主義述評[1]
魚兒離不開水——談夏勇《中國民權哲學》中的權利思想
給我一把胡桃夾子

詩一首:五月
五月是危險的月份
墮地的青核桃

中國必走向多中心治理
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于老鳳聲——就目前時局答客問
向歷史學習超大規模國家的治道
習李改革是中國重登世界之巔的契機
我為什么看好習李改革?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與雙主體法權
以“公天下”解治亂循環
三輩子寫不完的書
尋路中國
集權專制不是中國的宿命
曼城门将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