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蕭瀚 所有專欄
蕭瀚
 
蕭瀚
 
蕭瀚,浙東天臺人,2001年北京大學法學碩士。現為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主授憲政史及社會理論相關領域。


羅馬法——權力邊界觀念的起源
中國歷史上的自殺性震蕩
論官僚社會的憲政轉型
誹謗訴訟中的新聞自由評紐約時報訴沙利文等媒體誹謗案
科舉憲政制論略
公平絕不意味著軟弱——評紐倫堡審判
妥協如何成為可能——馬伯里訴麥迪遜案的另一個啟示
后極權時代的改革困境

政治海洛因:帝國崛起的幻覺
賀衛方等:關于夏霖律師一案的法律意見書
期待公正公信的司法
知識分子有多糟糕?
臺灣“服貿風波”與政治自由的邊界
烏克蘭血火啟示錄
薄熙來案的程序意義
朱令案的輿論矛頭應該指向誰?
長在集中營里的玫瑰也是玫瑰
從周克華到國家政權
秩序與程序正義——兼評周吳約架事件
關于刑訴法及其修正案的若干想法
方舟子是扭曲社會里的偽公正
踐踏人格的轉基因文革
疑韓案的私權與言論自由
作為制度惡果的醫患沖突
聶樹斌冤案為何難糾正
那些被忽視的財富——兼評《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釋
偽公權與正當防衛——評夏俊峰案
直面藥家鑫案再談廢除死刑
立法的德性
轉型時代的公共理性
令人質疑的司法判決
死刑:民意與法意間的尷尬
非暴力解決紛爭
服從與背棄
如何面對連環慘案
“這個世界會好嗎?”
尷尬的正義
律師應該對什么負責
信息審查背后的權力與權利
善治之路
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給金正日
法官為何自損威儀?
大師滿天飛,我心西悲
淺析中國的社會性人質綜合癥
“鄧玉嬌案”的啟迪是多維度的
從鄧玉嬌案看公民社會和法治未來
公盟給韓寒發獎沒錯——答魯國平先生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二十一:故意傷害罪,免除處?!?/a>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二十:觀劇指南:關注鄧玉嬌者看過來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十九:提起公訴前的一點小結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十三:警惕法學界的法盲專家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十一:鄧玉嬌的爺爺慘遭代表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四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三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二
鄧玉嬌事件評論之一
致高一飛教授
強奸與無限防衛權
群體賠償:權宜與久安
范美忠先生勇敢錯了
遭到重創后的規則
惡意推定:當代中國社會心理痼疾
超越校正性正義
“艷照門”的法律關系與道德關系
請不要繼續傷害她們
賀衛方做了些什么?——一個“有機知識分子”的個案分析
盧雪松老師已被取保候審——復眼看待“聲援加重迫害”論
給吉林藝術學院負責人的一封信
盧雪松事件中的幾個如果
劫波渡盡續公法
從喻華峰案看司法的職業尊嚴

浮花碎影說日本
開會的技藝
“懷著溫情熱愛正義”
關于面包、自由與幸福
哈維爾:真實生活的面向
圣徒與自由主義者:哈維爾與昆德拉
祝福鐵生
回首百年共和之路
逝者蔡定劍
遠行的路上,你能聽見嗎?——痛悼蔡定劍先生
我夢見了中國崛起
回歸司法理性
五毛類型學
關于人性和學術的隨感——和鄧文初先生
有沒有通往陽光的橋?——看《心慌方》
反省與呼吁:面對遇害同事的靈魂
死刑的黃昏
法官:以公正為志業
被流放的大師——《卡米耶.克洛代爾書信》閱讀札記
說偏激
蔑視母親的民族沒有未來
澄澈之心與智慧之腦——論社會行動者的素養
來自青春的感動——我課堂上的學生
法治,權力與財富的規范者
從土地所有權看3000年中國
季衛東教授
孔歷紀元法的悖謬
轉型時代的司法改革
拒斥虛名得自由
狂的三種境界
張思之大律師
再造禮樂神州
皇權與文人
時光順逆中的生死情愛——看《返老還童》
神性與魔性之戰——看《南京!南京》
風雨百年說共和
土地征收與“非公推定
論司法不作為
學界怪狀與學者尊嚴
野蠻計生何時休?——郭玉閃、滕彪、涂畢升臨沂計生調查簡評
感懷陜北油田事件

公民精神與教師職業素養
最后一課:如何度過我們的一生?

極權陰影下的憲政——讀《超驗正義—憲政的宗教之維》
權力下的自由
“喪家狗”才是真圣人
交易社會的政治倫理——讀《硬球》
法律與芭蕾舞——讀《在法律的邊緣》
虔誠閱讀下的生存敬畏

中國歷史上的自殺性震蕩

蕭瀚 :致云飛兄
就教授自由問題請教薛剛凌院長
曼城门将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