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評論 > 熊培云 所有專欄
熊培云
 
熊培云
 
熊培云,1973年生,祖籍江西。畢業于南開大學、巴黎大學。主修歷史學、法學與傳播學?!賭戲绱啊吩又局鞅?,駐歐洲記者,兼任《南方都市報》、《東方早報》、《新京報》專欄評論員及社論主筆。 近年來在《南風窗》、《南方都市報》、《新京報》、《南方周末》、《信報月刊》、《鳳凰周刊》等知名華文媒體發表評論、隨筆數百篇。寫作、講學之余,主要從事政治傳播學研究。譯著有《中國之覺醒》(法文,2006)。


從江湖社會到公民社會

香港與內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民聲不能止于傾聽,還要服從
世界離獨裁只有五天
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寬容
抵制南京砍樹也請抵制大樹進城
為何“新聞聯播”的觀眾越來越少?
“嗚嗚祖啦”與中國崛起
“學術雞蛋”
綁架為什么流行?
白領為什么羨慕農民
城鄉不平等的起源
你可曾聽說過畝產兩萬斤文憑?
權力轉型與“敦克爾克撤退”
勿使公民失業又失音
夢里回到宋朝
以希特勒的方式嘲笑希特勒——談“辱毛避孕套”廣告及“替罪狼”
山寨精神的背后是謀殺
有權者如何與百姓接軌
說說我為什么不高興
到底是誰殺了那些教師們?
中國真正需要的不是一個英雄集團
政協委員不是“國家榮譽”
真相不能“躲貓貓”
從限政到憲政
世界是被“擺平”的?
當國家遇到羅漢
南街村,最后的“動物莊園”
2008,又一位公民倒了下去
清華是誰的地盤?
文藝復興豈需良辰吉日?——與劉軍寧商榷
改革,我們正在過大圈

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
因為無力,所以執著
敬畏故鄉
解構,但不嘲弄一切
轉型時期的自由
為什么需要有獨立精神的知識分子?
我們的聲音從來沒有沉沒
誰來救助鄉村精神病人?
不擇手段的救急同樣是一種惡
觀念改變中國
從國家解放到社會解放
別無選擇的暴力
我為什么要寫作?
讓我們從此站起來
新年獻辭:我們只是離未來更近了一點
“反右”不是左右之爭而是上下之爭
每個村莊都是一座圓明園
我們需要怎樣的知識分子
為什么要有鄉鎮精神?
左右之爭,還是上下之爭
送托克維爾下鄉
兩千分之一的改變
反右就是反對思想的權利
我的民主,答案就在風中飄
社會比國家古老
淪落風塵的村姑(上)
因為無力,所以執著——我為什么寫評論?
柏林墻上有多少根稻草?
城里人為啥不回家吃飯
我們的城市,我們的鄉愁
陳獨秀和胡適,誰是新青年?
米哈博橋上的眼淚
被遺忘與被貶斥的“李四喜思想”
美國化與法國病
社會的邊界,就是國家的邊界
政府,左右的調節者
“黨內民主”與“積極乳房”
一場豐衣足食的反叛——反思法國“五月革命”
知性的書香,讓城市更美好
放牛班的夏天
董時進生平與主張
輪子上的鄉村
別了,我的“六畜興旺”
出鄉村記(下)
出鄉村記(上)
鄉村紀事:鄉村性生活與計劃不生育
“留守西門慶”如何縱情鄉里?
哀民“生”之多艱——生育的故事
變動的村莊——續《一個村莊里的中國》
和解的年代
一個村莊里的中國
無政府狀態與“無社會狀態”
為什么是土地擁有農民?(二)
第六種自由
從《一九八四》到《竊聽風暴》
為什么是土地擁有農民?(一)
1980,在路上的美好年代
墓畔回憶錄
誰人故鄉不淪陷?——懷念我“被拐賣的故鄉”
一個人的憲政
世界離獨裁只有五天
我的故鄉因何淪陷
錯過胡適一百年

為什么這個社會充滿戾氣與仇恨
這個社會會好嗎?——在對外經貿大學的演講
轉型期的國情與民情
轉型期的國情與民情

天黑道晚安
《革命不是原罪》書評
王小東 熊培云 :《中國不高興》引發的民族主義之辯

劉瑜 郭于華 王曉漁等:歷史遺忘與記憶美容
梁鴻 熊培云 賀雪峰 于建嶸:當代中國鄉村調查憂思
曼城门将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