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許紀霖 所有專欄
許紀霖
 
許紀霖
 
許紀霖,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中國現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務副所長,特聘紫江學者。兼任上海歷史學會副會長、秘書長、中國史學會理事、上海哲學社會科學聯合會委員、香港中文大學《二十一世紀》雜志編委。1957年生,上海人。1977年,成為文革后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考入華東師范大學政治教育系,先后取得本科、碩士學位。1997年任教于上海師范大學歷史系,期間赴香港中文大學、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美國哈佛大學等高校訪學。2002年于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任教至今。 著作《另一種啟蒙》、《中國知識分子十論》、《新世紀的思想地圖》、《啟蒙的自我瓦解》(合著)等十余本,主編江蘇人民出版社“知識分子論叢”、《啟蒙的遺產與反思》等書籍二十余本,發表論文數十篇。主要致力于20世紀中國思想史和知識分子研究。在思想史方面,著重梳理了現代中國的社會民主主義傳統,在世紀之交自由主義和新左派的論戰之外開辟了新的言路。


在加勒比海談瑪雅文明與古巴革命
五四新文化運動中“舊派中的新派”
世代、階級和慣習:知識分子研究的新路徑
近代中國權力聚散的歷史循環
一個不一樣的蔣介石
現代中國的二種?;肴笏汲?/a>
城市“權力的文化網絡”中的知識分子
“舊派中的新派”在“五四”前后的命運
國族、民族與族群:不容被混淆的三個概念
從象牙塔到十字街頭的朱自清
走出閣樓后的金岳霖
誤入宦途的葉公超
現代性的歧路:清末民初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思潮
一種新東亞秩序的想象:歐盟式的命運共同體*
近代中國的公共領域為什么誕生在上海?
外圓內方:中國知識分子的雙重人格
中國知識分子群體人格的歷史探索
虛無時代的“任性犧牲”
知識分子為什么重建社會重心失敗?
特朗普為何橫空出世
中國知識分子的入世與出世
為什么魯迅罵郭沫若是“才子加流氓”
建立學術共同體的內在“行規”
文化認同的困境
現代中國的家國天下與自我認同
“土豪”與“游士”——清末民初地方與國家之間的士大夫精英
新天下主義:重建中國的內外秩序
民初亂世中的”土豪“與“游士”
兩種啟蒙的困境——文明自覺還是文化自覺?
革命后的第二天
在自由與公正之間:現代中國的左翼自由主義
如何重建中國的倫理與信仰
革命后的第二天——中國“魏瑪時期”的思想與政治(1912~1927)
獨根、造根與尋根——自由主義為何要與軸心文明接榫
天下主義、夷夏之辨及其在近代的變異
多元文明時代的中國使命
中國如何以文明大國出現于世界?
許紀霖 周濂 劉擎等:政治正當性的古今中西對話
上世紀末的《讀書》與讀書人
儒家憲政的現實與歷史
近十年來中國國家主義思潮之批判
共和愛國主義與文化民族主義
從尋求富強到文明自覺——清末民初強國夢的歷史嬗變
朱自清與現代中國的民粹主義
從特殊走向普遍——專業化時代的公共知識分子如何可能?
知識分子死亡了嗎
中國憑什么統治世界?
普世文明,還是中國價值?
現代性的歧路:清末民初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思潮
中國現代思想史上的政治正當性(下)
中國現代思想史上的政治正當性(上)
啟蒙如何雖死猶生?
大我的消解
在自由與公正之間——現代中國的自由主義思潮(1915-1949年)
“五四”是簡單的愛國運動嗎?
近代中國政治正當性之歷史轉型
政治自由主義,還是整全性自由主義? 
林同濟的三種境界
世俗社會的中國人精神生活
現代中國的自由主義傳統
重建社會重心:近代中國的“知識人社會”
啟蒙的自我瓦解
兩種自由和民主
重建知識與人格的立足點——徐復觀的知識分子論
規范的張力與限度
在現代性與民族性之間——現代中國的自由民族主義思想
公共正義的基礎——對羅爾斯“原始狀態”和“重疊共識”理念的討論
都市空間視野中的知識分子研究
啟蒙的命運——二十年來的中國思想界
近代中國的公共領域:形態、功能與自我理解

互聯網正顛覆等級森嚴的專業學術場域
西方政治正確的正確限度何在
上海與杭州:誰是誰的后花園?
他思故他在的王小波
沒有政治正確,這個世界將變得更加野蠻
儒家孤魂,肉身何在?
以新天下主義對沖極端民族主義
“暴力中國”的和解之道
憲政這只籠子首先是關老虎,其次也要關猴子
我為什么批評莫言?
中國必須從富強走向文明
中國改革也需要基層設計
蕭功秦 季衛東等:民主政治還是賢能政治?
特殊的文化,還是新天下主義
一場沒有贏家的游戲
和解之道
辛亥的另一張面孔
“9-11”事件與全球正義
中國要的是什么樣的文明崛起?
富強已至,文明還遠
中國缺的不是反抗的話語,而是反抗的實踐
五四的歷史記憶:什么樣的愛國主義?
一種新的現代化夢想?
災難過后的反思
重建中國人的精神生活
知識導向與社會公正——恢復高考三十年的省思
許紀霖 王儒年:近代上海消費主義意識形態之建構
學術期刊的單位化、行政化和非專業化
善待學生,方是大學風范
高考制度:迫不得已的荒謬?
兩個美國與政治自由主義的困境
中國的民族主義:一個巨大而空洞的符號
學術不端如何防范?
高考狀元碑背后的科舉幽魂
博士生制度往何處改革?

“啟蒙死了,啟蒙萬歲?!?/a>
許紀霖 :“設置問題”與“無法之法”的史學大家
一種新東亞秩序的想象
一代大家胡適之
王元化的另一種啟蒙
我家族的長輩杜亞泉
近距離看哈貝馬斯
優美是否離我們遠去
中國文化之“魂”需要現代社會之“體”
解決高考問題需要一個關于正義的大理論
梁漱溟:狂出真性情
儒家文化、中國文化與中華文化有區別嗎?
沒有貴族精神,何來貴族?
許紀霖作品集總序:狐貍的自白
讀懂基辛格,就讀懂了世界
生活肌膚中的中國文化
王朝氣數將盡,他能力挽狂瀾嗎
世間已無戴安娜
從傲世、順世到游世的周作人
如果上海沒有季風,這個城市會寂寞的
張謇與晚清士紳公共領域
做文人,還是做文妓
曾經有這樣一位才子外交部長
大學年代:我的精神搖籃
二十世紀中國六代知識分子
誰是由體育老師啟蒙的史學大師
大陸與臺灣彼此都是“內在的他者”
從文化角度解讀“工匠精神”
最后一個圣人梁漱溟
有一種海歸叫“新派中的舊派”
現代人: 永無希望的救贖
從中國的《懺悔錄》看知識分子的心態與人格
吳晗:可憐一覺開封夢
重溫王小波讓我們清醒許多
思想史上的又一位失蹤者
魔都文化的多重面相
一代豪杰“傅大炮”
王元化,中國文化托命之人
廢科舉引發二十世紀中國大變局
以北京為“他者”的近代上海
我們這代人缺乏反思和謙卑
中國古代的地方、國家與士大夫
國王的兩個身體:民國初年國家的權威與象征
歷史上的地方、國家與士大夫
許紀霖 丁學良:權力場是一臺絞肉機
一個帝國的興衰史
從邊緣走向中心——黃埔軍校與現代中國的學生知識分子
汪精衛:虛無時代的“任性犧牲”
紅衛兵這一代人
國家認同與家國天下
黃遠生:懺悔中的精神升華
漫談大學生的四個LEARN
回歸學術共同體的內在價值尺度
多元脈絡中的“中國”
我是無法歸類的蝙蝠
翁文灝——究竟是你負時代還是時代負你?
顧城——在詩意與殘忍之間
讀書人的面子
堅守底線是知識分子的倫理責任
中國如何走向文明的崛起
上海學術界的“猛?!薄襯畹蘇?/a>
一代知識人的夢想——賀周有光老先生一百零八歲華誕
雞蛋與高墻:莫言的雙重人格
近代中國雙城記中的知識分子
從80年代尋找青春精神
蔣廷黻心儀的“獨裁”
悼高華,憶高華
知識體制內部的公共知識分子——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九
知識人與道德人——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八
“公共性”是如何喪失的——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七
九十年代知識分子的三大挑戰——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六
八十年代的“知識分子熱”——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五
知識分子功能的轉變——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四
對知識分子不同的解釋——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三
知識分子的歷史前身——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二
知識分子詞源學意義——關于知識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一
吳晗——可憐一覺開封夢
晚清新政如何催化辛亥革命
另一種理想主義價值、意義、信仰
究竟誰有安全感
革命是如何復活的
我們這一代知識分子
在狐貍與刺猬之間
世間已無羅爾斯
“斷裂社會”中的近代知識人
讀書人站起來
上海:城市風情依舊,文化何處尋覓?
唐德剛
中國崛起:必須從富強走向文明
十年,讀書界完成分化
世俗化與超越世界的解體
平民時代的貴族精神
“我是十九世紀之子”
我的三位老師
蓋棺論定可以休矣
近代中國政治變遷中的權力聚散
“甘朱事件”的制度性反思
最后的士大夫,最后的豪杰——紀念李慎之先生逝世一周年

許紀霖 瞿駿 周武:北京與上海,誰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

知識分子如何面對新的公共空間?
高考恢復四十年的思考
特朗普靈魂中的女人
平民時代的貴族精神
走出普適價值論與中國特殊論的二元對立
新天下主義:未來世界中的中國
華夏與邊疆——另一種視野看“中國”
中華帝國文明奉行普世擴張主義
心性儒學、公民宗教還是國家學說?
在小時代,理想主義如何可能?
文明養成,富裕之后的國人考題
核心價值,自由主義的還是儒家的?
許紀霖、劉擎、錢永祥等:政治秩序與心靈秩序
論辛亥革命中的權威缺失
人才至上,還是公正至上?——高考恢復三十年的反思
當代中國人的精神生活

讀懂了基辛格,就讀懂了世界
中國:不斷變化的復雜共同體
亞細亞孤兒的迷惘
從摩羅的“轉向”看當代中國的虛無主義
請看今日之蔣介石研究
《啟蒙如何起死回生》自序
自美國革命始,于法國模式終——辛亥后民初的制度轉型為何失敗?
二十世紀中國六代知識分子
走向國家祭臺之路
中國遭遇達爾文:福耶、禍耶?
思想史研究的“十字架”
“斷裂社會”中的知識分子
沒有過去的史學?;?/a>

如何上場,如何下?。閡桓齙酃男慫ナ?/a>
從邊緣走向中心

許紀霖 劉擎 崇明 王利:文明與帝國:西方的兩張面孔

做一流學問,要有家法
知識分子唱主角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做學術殿堂里的“問題中人”
與老師們談談讀書與讀書人
梁文道 許紀霖等: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閱讀革命
踐行工匠精神,越“傻”越好
許紀霖 施展:農耕、游牧與海洋文明之間的中國(下)
許紀霖 施展:農耕、游牧與海洋文明之間的中國(上)
以出世的精神入世,以入世的精神出世
許紀霖等:儒耶佛對話當代人的心靈世界(下)
許紀霖等:儒耶佛對話當代人的心靈世界
智慧如撒落在湯里的鹽
從家國到天下
王汎森等:哈佛、伯克利和中研院的中國思想史研究傳統
許紀霖等:現代人如何面對死亡?
許紀霖 劉擎 白彤東:新天下主義三人談
許紀霖談為什么我不是查理:要溫和,不要極端主義
我越來越不相信理性
許紀霖 劉擎 白彤東:何謂現代,誰之中國
輕閱讀時代的風景
禮崩樂壞時代如何尋求共識?
廢科舉引發20世紀中國大變局
今天我們如何愛國?
許紀霖等:回眸中國思想史研究的重要傳統
廢科舉造成社會斷裂 知識分子需市民社會支撐
背著“十字架”做研究
追尋大時代的理想主義
誰之世界歷史,何種中國時刻?
劉再復、許紀霖談莫言
專業精神就是信仰
許紀霖教授訪談錄
這世界不再令人著迷
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蠟燭
談新天下主義
許紀霖 劉瑜 資中筠等:倫理社會的再建
十年,讀書界完成分化
崛起中國的十字路口:許紀霖先生訪談錄
許紀霖 黃萬盛 杜維明:當前學界的回顧與展望
歷史學家眼中的60年中國
國民黨如何失去知識分子的支持
60年來,知識分子的命運沉浮
《中國不高興》:比憤青更極端
曼城门将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