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評論 > 鄢烈山 所有專欄
鄢烈山
 
鄢烈山
 
鄢烈山,1952年出生于湖北省仙桃市,1982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現為《南方周末》高級編輯。1984年起開始評論、雜文、隨筆寫作,以“公民寫作”自我定位,憧憬“我手寫我心”的境界。迄今已出版《冷門話題》、《中國的個案》、《鄢烈山時事評論》、《早春的感動》等個人作品集18種,主編有《中國雜文年選》等文集多種。雜文選集《一個人的經典》獲全國第三屆魯迅文學獎。


發言與治國
新聞是不斷地逼近真相
“民主生活會”還能開成啥樣呢
我為何不能認同學生的“占領”行動
平權——中國社會轉型的關鍵詞(下)
平權:中國社會轉型的關鍵詞(上)
尋找“女神探”與尋找正義
揭黑新聞如何才有正效應
中國需要鐘南山們的“悲憤”
殺人者與被殺者誰更該同情?
從“三媽的”考察言論邊界
從網友鑒表看人民監督政府
中國能不能不要“城管”?
“特供”制度的縱橫和利害
從“文革”電影《春苗》看民粹主義
安全感尚未有 何談幸福感
食品不安全還有誰該慚愧
對孔子要行中庸之道
關于強拆強征的勸與解
2010最強音:權為民所賦
給孔慶東的粉絲們講邏輯
與其打政改口水仗,不如先求兌現已有承諾
從曝光安元鼎看公民精神的力量
公民行動的力量
強拆違建豪宅的勇氣何來
提防“斗爭哲學”卷土重來
“抓對了”便該如此對待嗎?
陳文茜為何會變身余含淚?
自由表達就行,何必"自律"過頭
朱學勤不需要“同情”
“按鬧分配”與剿撫傳統
返璞歸真的“代表”觀
柬埔寨:國家盛衰為哪般
文強的大實話切中時弊
試探“官本位”之本源
不能用極權思維推進改革
當官的如何講人話
必須公布拆遷項目工程補償額
古今“趙高”之異同
警惕被“城鎮化”
怎樣消除妨害分配公正的攔路虎?
第三只眼盯著“央視大火”案
教我如何能服她?
不要帶血的____!
“公共利益”不是五行山
打破誰先改革誰吃虧的僵局
警惕“順溜”們僵化的歷史觀
教育不公乃最大的不平
誰在筑隔離群眾之墻
成龍說“中國人需要管”的對與錯
孫東東公案的不了情
誰在逼良為莠
“不違規”何以成了擋箭牌?
受害種種須細辨
專家孫東東也該被問責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孫東東
建設公民社會,重視新意見階層
科學不與強權合作
公平正義才是警察安全的根本保障
孫中山是韓人后裔又何妨?
告別“口號治國”的舊思維
“民主”不是“集中”的參謀
槍殺長官是一種變態的“問責”
仇和公布官員電話是村干部思維
“陰暗勢力”爬上來
為無辜青年譚健的慘死討回公義
處置政治圖騰遺產要有智慧
向敢于對假選舉說不的學生致敬
喜聞“表達權”
情婦起義:21世紀的中國傳奇
如此國家賠償規定實為霸王條款
我向受暴雨重創的濟南人民道歉
法治是“民意”的保險絲
民主是公共決策的生命線
想腐敗,你有資格嗎?
非洲人的人權與中國人的安全
壞人的基本人權也要?;?/a>
我們每個中國人都是農民!
“副部級干部待遇”猜想

三見嚴秀老師
韋小寶要的這個《四十二章經》有什么好?
如何廢除干部提前退養潛規則
為這樣的好公民點贊
痛恨“立場”和“態度”
同情——濫情——民粹
誰的良心大壞,什么底線失守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公民心”
歷史:摒棄功利
“安樂死”問題的中國背景
感恩教育與精神奴役
言說有無至上的原則?
官身薦書不宜宣揚
“我的2010:訴求于河山靜好
率性的韓寒
論《蝸居》映現的“民怨”
失而復得的大學
我們這些人的幸與不幸
一個“黑幫分子”的心靈史——讀廖沫沙的《甕中雜俎》
大清朝的人權報告
紀昀的悲劇
何謂斯里蘭卡政府軍“攻陷”
猜不透的電影審查
高調子何時唱完
從代價論到尊重每個人的權利
為戰俘抗辯——建川“中國抗俘館”印象
新聞開放與社會扁平化
涌泉之恩

公正評價20世紀的中國企業家

厚誣古人 蔑視今人——讀李國文的《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
曼城门将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www.lrcyqx.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